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鬼子抄家,少妇用奶头把刚满月的孩子活活憋死

2016-02-20 02:27知历史->战争

今天是我们回顾临沂大屠杀的第三天,1938年4月21日侵华日军第五师团(板垣师团)所属国崎旅团攻入山东临沂城,在此后的十多天里,鬼子对沂城人民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共有3千余名群众在这次屠杀中失去生命。以下是1986年,中共山东临沂市委党史征集委员会召集惨案幸存者和遇难人员亲属调查访问座谈会纪要:

20090610123646ccc31.jpg

刘玉芝:“提起这些事,就恨得俺打哆嗦,难过的光想哭。俺父亲当时52岁,就是被日本鬼子的飞机炸死的。他浑身都炸成了肉汁,只剩下了一个头。送殡时是配上假身子安葬的。打那以后,我母亲就领着俺姊妹三人出外逃准去了。我母亲因为死了亲人,生活又没有着落,整天哭得死去活来,连饿带病,一年以后也死去了。

那次鬼子的飞机轰炸,光俺院就炸死了四口人。有个唐大娘藏在地窖子里,被炸得鼻口窜血而惨死。还有个卖炭的,他老婆被炸没了影,后来在院子里只扒出了一条腿。有个小女孩才一生日,脑瓜子被炸得稀巴烂。一绺头发和血肉粘在一起,糊到了墙上。”

李树英:“火神庙有个地窖子,鬼子进城时,许多人都往那里跑。正跑着,有一个鬼子抓住了郑嬷嬷,要糟塌她。俺三公爹就因为说了一声“她老了”,就被鬼子一刺刀捅死,郑嬷嬷被强奸以后,也被刺死。和俺三公爹一起跑的还有两个邻居,也都被鬼子刺死。”

宁振芳:“我家任临沂城里书院街老营房巷。我的养母叫宁孙氏,她在世时常对我说,1938年4月鬼子进城时,我全家10口人被杀了9口,就剩下我孤伶伶一人。那时,我才出生48天。鬼子进城后乱烧乱杀,穷人都下乡逃难,俺家乡下没有亲戚,老人又跑不动,全家人就躲进城墙洞子里去。鬼子发现后,把洞子内的人全都用刺刀刺死。俺母亲穿看件大棉袄,上下挨了三刺刀。我因为身体小,正趴在母亲怀里吃奶,没有被刺着。后来,鬼子撵着街坊陆大爷去掩埋尸首,听见我还能哭出来,就撕下我母亲的一块祆大襟,把我包起来,放到筐头里,背到天主教堂里藏了起来。两三个月后,我被在天主教堂里做饭的养母抱去,当成亲闺女养大。那时,我满头满脸都是血,我养母给我洗干净。我的右眼,就是那时被母亲的热血扑的,至今看不见东西。”

王建德:“1933年日本电子进临沂城时,我亲眼看见飞机扔炸弹,鬼子又烧又杀,太残无人道了。为了躲难,我母亲领着我和妹妹,还有邻居老常家娘俩、老石家一家15口,一共20人,都藏进北城墙根的地洞里。天傍黑时,被鬼子看见,朝洞里打了一梭子机枪。因这个洞子是丁字形的,人躲在两边,没被打着。鬼子在外边咿哩哇啦地直叫,老石家的老头因为会说几句朝鲜话,就领着全家人出洞了。跟着鬼子出去大约两丈多远,就听着外边叫喊的没个人腔儿。过了好大一会,我家和老常家5口人一起出来,看见老石家一家人全被鬼子杀死。”

李玉英:“我现在73岁,家住临沂城西关书院街北马道。鬼子进城时,有几个突然窜到俺家,把我的公婆和丈夫全拉了出去。我吓得抱着刚满月的孩子钻了床底。我怕孩子哭让鬼子听见,就用奶头塞住他的嘴,紧紧地搂在怀里,没想到,把孩子给活活地憋死了。我在床底下趴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丢下我那可怜的孩子,到邻家找到了郑大娘,抱头痛哭了一场。当时她和我一样,也无亲人了,不想再活下去。于是,我把他叫到俺家,每人喝了一碗盐卤水。也许是因为卤水太稀了,只是难受了一阵子,俺俩都没有死成。以后就找了绳子,从西城墙上坠绳出城逃跑,俺叔伯哥哥把我接到娘家岗头村去。

孙建芝:“我今年53岁,是临沂城书院街人。每逢想起自己的亲人惨遭鬼子杀害的情景,就气得浑身发抖。鬼子进城时,许多人家都逃难走了,我家因老的老、小的小,只好躲到城墙洞里去。一天下午。我和母亲实在渴极了,就一块出来找水喝,结果被鬼子发现,跟踪到城墙洞前。鬼子先是往里面打枪,扔手榴弹,接着又放毒气。我三舅当场被打死,三舅母被打断了腿。我的棉袄被子弹穿了好几个洞,幸亏没打着皮肉。我大舅、舅母和表哥实在坚持不住了,就一起爬出去,结果都被鬼子刺死。当时俺们心想:与其叫鬼子杀死,还不如自己死了好。于是,就一起跑到丁家园跳了井。我姥姥和姐姐是先跳进去的,都沉下去了;我和母亲是后跳的,因井底塞满了跳井的人,所以没淹死。事后,我母亲、二姐和我被救活,又躲到徐家园地害里藏了起来。在那里,白天不敢露头,只有半夜里出来找口水喝,找些树叶、野草充饥,身上瘦得皮包骨头。就这样,俺娘仨在地窖里整整呆了100多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