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知历史工作室!微信公众号:xzhils

山上激战7昼夜 用身体做导体保通信

时间:2020-10-12 11:10:27编辑:知历史

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今年91岁的抗美援朝志愿军老战士熊厚祥生于重庆万州,他于1950年10月19日入朝参战,隶属于50军443团3营8连,后经整编转去了443团通信连。在抗美援朝战争中,50军447团在白云山地区阻击战中歼灭美军1200余人,由此“白云山团”成为威名赫赫的英雄部队。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所在的443团当时与“白云山团”共同参加了白云山地区阻击战,为了阻击敌人,443团和敌人鏖战7昼夜,熊厚祥所在的8连原来有199名战士,战斗结束后只余13人。“我们当时只为完成任务,根本就不关心自己的死活。”熊厚祥激动地说。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武威、张丹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是1949年11月当兵的,一开始的战斗可谓“兵不血刃”,当时他跟着解放军从中江县往重庆打,还没打到重庆,重庆就解放了,“那时成都还没有解放,我就又跟着部队往成都去,结果还没抵达成都,成都也解放了。”熊厚祥说。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滚过冰封的鸭绿江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部队没有任务了,路上回到了我的家乡万州,部队的指导员亲自带着我,把革命军人任命书送到家里去。”熊厚祥介绍,“腊月,我就跟着部队回到湖北钟祥县休整,在钟祥县修大堤。修到9月,大家就在钟祥县坐火车北上。当时我们坐的是‘闷罐子’火车,一路到沈阳的苏家屯。那天正好是国庆节,我们吃了一顿面条,记忆很深。再之后,我们就到吉林磐石县。到10月中旬,我们就接到命令入朝了,我们先到梅河口集结,再从临江县入朝。”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回忆,部队当时还没有换装,由于当地气候寒冷,入朝后没两天部队又回到国内,转移到丹东入朝。熊厚祥说:“从丹东入朝是1951年1月左右,我们入朝时,部队一直跟在39军、38军的后面。我们没有坐火车过鸭绿江,因为天气冷,鸭绿江已经封冻了,但江中间有些地方没有完全封冻,我们在中间搭着木板子过江。过江的时候,怕把冰踩碎了会掉进江里头,所以我们都是趴在冰上滚着过江的。”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说,那时第二次战役已经接近结束。部队就跟在38军、39军后面,这两支部队一路对着敌人穷追猛打;到了第三次战役,熊厚祥所在部队还没真正打仗,到战役结束后,他们终于接到命令,由于38军要退回来补充休整,就让50军往前面去,“我们打过了汉城(今首尔)以南90公里,但因为战线太长,补给跟不上,于是我们又接到任务,在白云山附近打防守阻击战。”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跳进弹坑找掩护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说,当时447团在白云山阻击,他所在的443团则守在白云山旁的帽落山阻击,两山之间是一条北上的公路,把守住这条交通要道,正是部队接到的任务。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我们在帽落山上守了七天七夜。我当时是个战斗小组的小组长,下面有3个兵,守帽落山上的一个小山头。那时天气非常冷,土都冻住了,挖战壕、坑道都挖不下去。守山头的前两天还没有什么危险。后来敌人就开始向帽落山冲锋了,我们的武器就是手榴弹和步枪,每天至少要打四五回战斗来击退敌人;到第六天的时候,我们小组已经伤亡了两名战士,守到第7天,整个小组就剩我一个了,但还是要守住。”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告诉记者,那时敌机在山上炸出一个接一个的弹坑。原本因为土地太硬挖不出战壕的熊厚祥终于找到了掩体。“我就是从一个弹坑跳进另外一个弹坑,在第7天我身上被弹片划伤,但就是简单包扎了继续打,最后接到命令才往后撤。”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说:“我们是一个加强连,全连199人,最后只剩下13人,连长、指导员、副连长、副指导员,一个都没有活下来。”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用身体导电维持通信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退到汉江北岸后,部队进行了整编,熊厚祥被调到通信连当班长,主要负责团部到3营的通信。部队几乎天天都会遭遇敌机轰炸,通信线路都被炸得乱七八糟,此时,熊厚祥就要赶紧去抢通线路。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有一次,团部到3营的线路被炸断了。通信线不够长,我带过来的备用线也用完了,那时我戴着的电话铃响了,团指挥所要马上跟3营通电话传达任务,为了保证线路畅通,我只好两只手各握电话线路的接头,用身体做导体让两边通话。”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说,当时电话机不摇的时候还可以,二三十伏的电压他身体还勉强受得了,但电话机一摇,就感觉身体像受刑一样。整个通讯时长有1个多小时,直到另一位通讯兵把线拿过来,熊厚祥才撤下来。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熊厚祥坦言,当时部队没有无线电通信设备,所有的联系都是通过人工架设设备,作为通信兵就非常辛苦。“很多营部距离团部都很远,架设线路只能来回跑。每次战役之前一定要先接好线。一旦线断了,通信兵就要赶紧去抢修。”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到1954年11月,熊厚祥才回到国内,学习文化后,他调到了50军的炮兵团。如今,在丹东东港生活的熊厚祥生活幸福美满,平常也爱在家中唱军歌,追忆往昔峥嵘岁月。cna历史网_历史故事大全_知历史工作室

本文标签:
本文专题: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