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惊人内幕:末代皇帝溥仪贩卖故宫国宝(3)

2016-02-22 23:14知历史->野史

  溥仪对于学习一直不很用心,也不大入门,但他对古版书籍和古董文物珍宝却有偏好,甚至有时很入迷。伪满初年,在皇宫西花园内专用三间大瓦房装贮珍贵的古物和书籍,满满当当的,人在屋内很难转身。同德殿修成后,在后院增建了两层水泥楼,专贮书籍珍宝—将存放在天津静园的所有书籍、古物统统运到这里,这里便称之为藏书楼。

  据溥仪的远房侄子、曾在宫内府学习并陪伴溥仪的毓嵣回忆,从宫内带到天津再转运到伪满皇宫藏书楼的许多宋版、元版、明版、清版古书从运来入藏以后,溥仪很少有时间来此阅读。伪满垮台、日本溃败后,溥仪一行逃往大栗子沟时,匆忙中也没有携带这些古书,损失了不少。国民党占领长春时,张嘉璈任东北行营经委会主任委员,曾接收伪宫宋版书13箱,后转交国立长春大学图书馆保存,到1949年以后由东北大学接管,现存于东北师范大学图书馆,是馆中最珍贵的善本。

  溥仪闲来无事时,喜欢看藏书楼收贮的字、画手卷或珍宝古玩。携带出宫的手卷古玩太多了,如晋王羲之《曹娥碑》拓片,是历代宫廷奇珍,上有乾隆皇帝的印玺;王献之《二谢帖》,系墨迹本,是罕见的珍迹;张瑀的《文姬归汉图》,乾隆曾认定为神品,上面钤盖有许多收藏章、鉴赏章;苏东坡的《洞庭春色赋》、《中山松醪赋》手卷真迹,称为二赋,是世间仅存的稀世之珍,仅上面钤盖的收藏印章就多达66个,还有元、明、清历代名人的题跋,乾隆皇帝曾先后题跋三次,墨迹淋漓。还有马远、夏珪、马麟等人的《长江万里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宋徽宗的花鸟画,以及钟繇、僧怀素等人的手迹。这些作品,经历代皇帝、名人鉴定后钤盖印章收藏,上有乾隆的“古稀天子”和“天禄琳琅”印,系清宫所藏真品。

  毓嵣说,这批古物、古书,溥仪处有目录,由严桐江掌管,溥仪指定要看什么,看管人员立即去取,看完后归还原处。逃跑前,古书太多无法携带,就挑选了手卷中的精品,将最珍贵的装成57箱,都是现钉的白木板箱子,每箱长一米余,高五十厘米,宽四十厘米,全部运往大栗子沟,寄放于该处矿山株式会社、矿长住宅西头的两间房内;溥仪还随身携带了一些珍宝,放在电影放映机的皮匣子里,包括乾隆皇帝的田黄石印以及黄金、白银制品和钻石、珍珠、宝石之类的古物珍宝。

  溥仪说,这批古书、古物,日本投降后,就不知下文了。

  毓嵣说,据他爱人回忆,大约11月,伪宫内人员等待无望,就包租了一列小运转火车,将所有宫内眷属和物品都转移临江,放在新租的朝鲜式旅馆院内。

  从伪满宫廷留下的《书籍簿》和《字画簿》等账册中,可以清楚地了知其古书、字画的收藏情况。《书籍簿》共4册,首册是总目,其余3册为细目。字画类簿册有《御笔手卷册页挂轴簿》1册、《新旧手卷册页挂轴簿》1册等。

  伪满宫廷的图书,约略可分为三部分:内廷藏书,为溥仪私有,大多为清宫古书;宫内府藏书,为数很多;尚书府藏书,数量很少。

  溥仪私人所有的内廷藏书,有目录4册,首册是《书籍簿》,为总目,第2至4册为《书目簿》,是细目。书目著录内容很简略,只简单地写出书名,许多书名也写错了,没有版本项,少数写出著者姓名,也没有分类,看来是由知识有限的司房人员编写。书目所列古书,共计820余种,34500余册。对照近人陶湘所著《故宫殿本书库现存目》,可知有十分之九的清廷殿本精品书籍转运到了伪满宫中,其余的便是宫藏的历代古书珍本。

  伪满的内廷藏书,主要有五大类:一是清代各朝皇帝的御制诗文集;二是御纂、御选、御批、御定、钦定书籍;三是政书,四是实录,五是满文书。

  第一类的御制诗文集,几乎蒐集齐全,包括顺治文集、《劝善要言》;康熙文集、诗集,《数理精蕴》、《耕织图解》、《避暑山庄诗》、《千叟宴诗》、《几暇格物编》;雍正文集、诗集;乾隆文集、诗集(乐善堂诗集、初集、二集、三集、四集、五集等),《日知荟说》、《日知荟说讲义》、《盛京赋》、《全韵诗》、《古稀说》、《棉花图》、《评鉴阐要》、《避暑山庄图咏》;嘉庆文集、诗集,《全韵诗》、《嗣统述圣诗》;道光文集、诗集;咸丰文集、诗集;同治文集、诗集;光绪文集、诗集;附醇贤亲王《修齐俚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