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解放军史上唯一妇女作战师首战毙俘敌人50余人

2016-02-22 20:55知历史->野史

解放军史上唯一妇女作战师首战毙俘敌人50余人

  张琴秋(右一)和其她三名参加过长征的女红军。李卫平提供

  1932年12月,红四方面军从鄂豫皖转移到川北。当时的川北偏僻落后,又被军阀分割统辖,军阀们在各自辖区大量种植鸦片,以大烟土代缴税赋。当地男人普遍吸毒,田间地头和屋里的重活都压到了妇女们身上,因此她们吃苦耐劳,特别能干。红军来到后,觉悟了的妇女纷纷参加革命,组建了一些不脱产、半军事化的妇女武装。为了整合这些力量,1933年3月底,红四方面军直属妇女独立营在通江正式成立。

  

  妇女独立营成立还不到两个月,就在单独承担的一次紧急运粮任务中旗开得胜,大展风采。

  那是5月末的一天,押着粮草车的部队在营长陶万荣、政委曾广澜的带领下于傍晚时分出发,急行了5公里多的山路,在天快黑尽之前到达鹰龙山。正当部队想稍作休整时,正在逃窜的川军田颂尧一个团的残部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这股敌人看到天色已黑,认为已经脱离危险,便下令休息。命令一下,当官的和当兵的便把枪弹往地下一丢,拿出烟枪,就地横躺斜卧,开始吞云吐雾……

  由于独立营刚刚成立,所以只有个别干部有枪,其余官兵使用的都是大刀和长矛,武器装备与敌人相差很远。但在摸准情况后,营里还是下定了消灭这股敌人的决心,并秘密部署:二连从东、三连从西、一连从正面接敌;陶营长带领进攻,曾政委带部分人员做预备队。行动悄无声息地迅速展开。一排长陈秀芝和班长何文秀干净利落地解决了敌哨兵,之后,包围圈迅速缩小。发起进攻命令的枪声一响,瞬时间,生龙活虎的女红军们冲出来大喊:“缴枪不杀!”话音未落,一些大刀已架在了正过烟瘾的“双枪兵”的脖子上。胆小的立马开始抱头求饶,胆大的摸起枪撒腿就跑,并趁乱开枪。年仅17岁的营长陶万荣是个神枪手,她两枪就解决了两个敌兵。驻扎鹰龙山的兄弟部队听到枪声也赶来增援。不到半个小时,战斗结束:击毙敌团长,俘敌副团以下百余人,缴获长、短枪300多支,而妇女独立营无一人伤亡。

  鹰龙山大捷,妇女独立营以“勇”取胜。总部不但通报表彰了妇女独立营的战绩,还将所有战利品全部嘉奖给了她们。

  

  一时间,根据地的妇女武装长足发展,如火如荼。1934年3月,独立营整编为独立团。11月,广元、长赤两县的妇女独立营又合编为独立二团。在此基础上,1935年2月,红四方面军妇女独立师在旺苍坝正式整编成立,仍由总指挥部直接领导,下辖两个团,共2500余人——这就是迄今为止我军历史上的唯一一支妇女作战师。

  这是一支青春洋溢的部队:师长张琴秋32岁,政委曾广澜33岁,除去她们两人,全师平均年龄不到20岁。官兵们年纪虽轻,但部队的战斗力却很强,成立不久,她们就打了一次漂亮利落的反歼灭战。

  红军进驻广元,妇女独立师勤务连驻扎在须家山。当地一个叫冯善良的豪绅见红军来到了他的地盘,当即派人给勤务连送去1000公斤苞谷和3头肥猪。过了一阵,冯善良又派人来称他愿意将家里的7支步枪、1门土炮送给红军,并请勤务连连长带全连战士到他家取,他要杀猪宰牛犒劳部队。

  听到这个消息,勤务连连长许兰芳将信将疑,将情况报告了师部。师首长一研究,认为冯家只有几十个家丁,威胁不大,决定前往一试,但要做好防备。

  这个冯善良原来一点不善良,他送粮送物是假意示好,迷惑红军;借口送武器,其实是想将女红军骗到他家里,让与他私底勾结的邻县一民团将其包围消灭。自以为演戏成功的冯善良没想到,许兰芳只带了一个排上门取所谓的武器,而其余两个排则悄悄摸至冯家大院后面的山上隐蔽起来。正当冯善良想里应外合消灭红军时,却被训练有素的女红军来了个反包抄。冯善良花钱请来的民团一看这架势,纷纷夺路而逃,惊慌失措的冯善良也在混战中被打死。勤务连凭借巧智,以仅伤数人的代价,毙俘敌人50余人,并缴获了大批物资,取得了整编后的第一场胜仗。

  

  长征开始后,妇女独立师也随部踏上了征程。

  驻四川党坝期间,红军严格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尊重当地风俗教义,因此与民众相处融洽。然而,有一反动寺庙,内有500多人的喇嘛武装,表面上与红军和平相处,可私下里却时不时向红军放冷枪。出于尊重,红军没有找他们理论。可谁知道他们越来越嚣张。一次,妇女独立师的战士正在庙外的野地摘野菜,他们竟公然开枪射杀。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