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历史_历史最全的网站_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移动版

首页 > 风云人物 > 历史剧 >

东京审判七十年之际谈抗日名将廖耀湘

[摘要]八年抗战,廖耀湘一共参加过七次大战。

七十年前,1946年5月,位于日本东京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罪大恶极的日本战犯进行审判,对日本帝国主义进行清算。八年抗战的较量,中国军队在战争中也飞速成长,涌现出了很多抗日名将,其中率领国军精锐新六军的廖耀湘就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

根据廖耀湘的黄浦同学李以劻回忆,1930年中原大战结束后,蒋介石及南京政府决心整军,决定从黄埔六期毕业生中选拔精英,送往欧美各国深造。廖耀湘的兵器学、筑城学、战术学、交通学成绩都是优良,外语也不错,通过努力从3000名黄埔六期生中脱颖而出,进入1930年留学预备班。 廖耀湘报考的是法国专攻骑兵科,在法五年,先考人著名的圣西尔军官学校,后又考入法国骑兵机械化专门学校,毕业后获准编人法国骑兵部队见习,并有幸参观了马奇诺防线。由于成绩优良,曾为骑校当局所表扬。廖耀湘在巴黎与湖南同乡民国元勋黄兴之侄女黄伯溶女士结婚,并为出生的儿子取名廖定一,意为孟子所说的“天下定于一”,以此明志报负。

八年抗战,廖耀湘一共参加过七次大战:淞沪战役(1937年秋);南京保卫战役(1937年冬);广西桂南昆仑关战役(1939年冬);中国远征军援缅甸时期(1942年春入缅),参加过同古、叶达西、曼特勒战役;中国驻印军反攻缅北时期(1943年10月再次入缅),参加过百贼河、大洛、孟关、卡马英战役;伊洛瓦底江索卡道之役(1944年11月);参加1945年5月湘西会战至抗战胜利。

七次战役都是硬仗,并逐渐转败为胜,带出了一支全美械国军精锐部队,直至光荣地成为国军接受日军投降的部队。廖耀湘本人也一路从教导总队中校参谋主任,升至陆军中将,成为国军中十分有前途的高级将领。

民族大义至上

1942年起,远征军进入缅甸后,为阻止日军攻占新加坡而后向缅甸急进直入印度,应英国的请求,中国组织了远征军,开辟了缅甸战场,当时入缅的部队士气高昂,在仁安羌把截断英军退路的日军打退,把英军主力救出重围,尔后又担任后卫,掩护英军安全撤往缅句曼德勒地区,然后一同反攻仰光。但是英军撤出后置中国军队于不顾,头也不回地奔向印度,致使中国军队退回中国的归路被切断。史迪威透过远征军司令罗卓英命令中国军队跟着英军急退入印度,但中方部队长杜聿明希望绕密支那以北地区回国。在这场军令之争后,史迪威“只要兵不要官”,采取各种措施架空、驱逐中方的中高级军官,由美军军官直接充任。蒋介石当然也很反感史迪威的作法,两个人互相厌恶。

1943年底,从开罗宣言归途中的蒋介石经停远征军驻地,主张远征军要等待英军主力一同行动,以免孤军深入。但1944年1月史迪威即带着远征军进攻密支那。蒋史两人的政治考虑、战略战术上不尽相同,又互相不信任,而远征军在后勤、军械、训练要依靠史迪威的调配和管理,当蒋史的军令不一时,廖耀湘、孙立人等中国将领就被夹在中间。

史迪威在下令进攻密支那前,曾单独约见廖耀湘,两人不用翻译,直接用英、法文进行了一场“军人与军人之间”的交谈,史迪威很直接地问廖,是否接到过蒋委员长的直接命令?而廖耀湘的态度却是不卑不亢、毫不掩饰与蒋的直接电报往来,并向史直白表明,“只要对共同的(抗日)事业有益处,只要确有把握打通中印公路,而又不使军队陷入孤军深入的境地,他会支持史的作战计划。”由此可见,廖耀湘此时内心所坚持的最高原则是民族独立与军事理性。

在史迪威保证空中后勤支援下,廖耀湘积极与蒋介石沟通,最终领军直捣密支那,打通了中印公路。

唯一见证日军两次投降的部队

在“南京受降”前,先进行的是“芷江洽降”。

芷江是湖南怀化的一个边陲小城,也是“国统区”的战略要地,国民党的陆、空军司令部,美空军司令部,以及中美联络司令部和中美空军联队,都先后设在这里。侵华日军此战目的是争夺芷江空军基地,进而攻击四川大后方,故又称“芷江作战”。

“芷江保卫战”中的国军战斗力极强,不但军械得到盟军的援助,战术能力和士兵士气都得到很大的提升。1945 年 6 月,廖耀湘的新六军奉命空运湖南芷江,作为总预备队,同时担任保卫芷江机场的重任。

战前,廖耀湘将军曾摩拳擦掌,誓将日军歼灭于雪峰山,为在印缅战场牺牲的将士报仇!不想雪峰山会战尚未结束,新六军还未派上用场,战斗以我方7700名将士壮烈殉国,击毙日军12000多人,伤敌23000多人结束。这场战役的胜利,加速了日军投降的进程。8 月15日本就已投降。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