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大刀会”是何组织 抗战刚完蒋介石就“御驾亲征”

2018-11-13 10:12知历史->近代史

原题:1945年,蒋介石为何偷偷跑去宜宾……

蒋介石来之前的两三天,宜宾的警察一反常态,在主要大街上督促打扫清洁卫生,并不准沿街摆摊,不准当街晾晒衣物,不准往街上丢死耗子……坊间盛传有大官要来了。

抗战胜利后,重庆掀起了还都热浪。1945年的11月25日,蒋介石却忙里抽闲,悄悄跑去了宜宾(位于四川南部,南近滇黔)一趟。这事,官方指示官办的中央社不发表新闻。只有重庆《大公报》,由泸州、宜宾专电,在11月26日的重要新闻版上,报道了这件事,在秘密的幕布上,划开一道小小的口子。

“大刀会”是何组织 抗战刚完蒋介石就“御驾亲征”

▲  蒋介石

蒋介石来之前的两三天,宜宾的警察一反常态,在主要大街上督促打扫清洁卫生,并不准沿街摆摊,不准当街晾晒衣物,不准往街上丢死耗子……坊间盛传有大官要来了。

抗战时的宜宾,由于外来人口激增,全城约有11万人口,是四川除成、渝、万以外的第四个热闹水码头。宜宾虽来过国民政府主席林森等要人,却从未像今天这样郑重其事。有人开玩笑猜测:“怕是蒋介石要来。”不料竟言中了。

11月25日早晨,军警便沿七十六军军部门前起,经西街、东街、县府街、鼓楼街到岷江码头一线站岗放哨。高楼顶上还架起了轻机枪,枪口俯向街面,如临大敌。沿街还挂起了官方早些年专制发卖的国旗。

下午两点刚过,蒋介石偕宋美龄从岷江码头登岸,在侍卫长俞济时、参谋总长白崇禧、空军副司令王叔铭、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以及宜宾军政要员的簇拥下,经过设防街道,进入七十六军军部。不一会儿,蒋介石和宋美龄又被簇拥着出来。

蒋介石一行进城时,有人“告御状”拦路喊冤。先是小职员马东林,忽然从人丛中奔向街心,这使蒋介石和随从侍卫等一瞬间皆误以为有刺客,后见他跪在街心,一颗颗提着的心方才放下。他状告县卫生院院长邱正文,医死了他的亲戚。后是老百姓朱约仲,状告合众轮船公司,该公司长远轮于1945年2月6日,在南溪长江筲箕背河段失事,淹死了他的亲人。这个人依古法“头顶状纸”跪在街心喊冤。因有前一回经验,俞济时已能正常对付。两张状纸结果都如石投大海。

“大刀会”是何组织 抗战刚完蒋介石就“御驾亲征”

▲  翠屏书院

蒋介石一行经马掌街、青皮树巷,走出城外,上了城西北的翠屏山。在半山腰的翠屏书院门前观望时,当时书院为“外江女中”,虽是星期天,还有少数女生在校,一齐拥出看热闹,宋美龄看见,便拉上她们和蒋介石一行拍照。这是蒋介石唯一一张与民合影。

蒋介石上下山时,经过青皮树巷出去不远,是个奇臭难闻的垃圾堆,路必须从垃圾堆边穿过,蒋介石来回经过时都摸出雪白的手帕捂着鼻子,使宜宾县县长戴叔锴十分尴尬。

第二天送走蒋介石后,戴叔锴立刻下一道手令,给西城镇镇长姜彦侯记大过一次。戴当了近两年县长,弄不清城区五城界线,直到姜彦侯找来申诉,说那里是中城镇辖区,才知道闹了笑话。但戴县长并不认错,姜彦侯只有摇头大呼冤枉。

蒋介石一行于11月25日晨由重庆乘专机飞宜宾,中间在泸州休息一下,带上青年军二〇三师师长钟彬继续西行,在宜宾的莱坝机场降落。因为不通公路,只好乘小汽艇南下入城。他们上岸转了3小时左右,便径直下到岷江码头,上了停泊在江边的一艘陈旧的小火轮“民朴”号。沿河两岸及江面上,天未黑便不准船过人行,里三层外三层的布岗设哨。那时宜宾虽不如今天的高楼林立,但不乏精雅的房舍,蒋介石、宋美龄带上俞济时和贴身警卫,却安居于水冷风寒的岷江上,奥秘在于他谨记“西安事变”的教训,外出一定严加防范、百倍警惕。宜宾的驻军是他嫡系胡宗南的队伍,受重庆卫戍司令刘峙节制,应该是信得过的,但蒋介石心头老觉不踏实。还有令他提心吊胆的是:宜宾近些年闹“大刀会”,前几个月差点攻进七十六军军部。只有住在船上最安全,一旦有变,升火起锚一溜烟儿便可顺流而去。

对于蒋介石的到来,当时宜宾的三家报纸都奉官方之命发表消息,说将要还都南京了,蒋介石特地来宜宾视察。他来宜宾20个小时左右,上岸转悠了3小时,余下的17小时都呆在黑黝黝的“民朴”号船上,显然不对头。实际上,蒋介石在玩“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