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邓颖超讲述周恩来去世不为人知的真实原因

2016-03-04 09:41知历史->近代史

在去年出版的历史类著作中,周恩来侄子周尔鎏撰写的《我的七爸周恩来》是一部重磅著作。

周尔鎏祖父与周恩来的父亲是嫡堂兄弟,1946年起,周尔鎏就由周恩来与邓颖超直接抚养。由于周总理夫妇没有孩子,因为夫妇二人将周尔鎏视如己出,十分疼爱,而周尔鎏在周恩来身边,也亲历了共和国历史上的许多大事。

在周尔鎏所追忆的往事中,邓颖超曾对他坦言周恩来总理去世的真正原因,这段史实无疑一颗重磅炸弹。那么邓颖超是怎么说的呢?

周尔鎏在书中写道,邓颖超给他总结了总理去世的两个原因。

“其一是‘文革’期间,众多的重要干部包括国家副总理在内,相继落马,被罢免职务,遭受迫害,处理国家政务的担子主要落在总理身上,长期过度身心疲劳,严重地损害了他的健康。”

关于这一点,我们不难从史料中找到佐证。

众所周知,新中国成立后,周总理虽然日理万机,但一直很少生病,但到了文革时期,他就长时间处于超负荷工作状态,并且由于内心的极度焦虑,导致身体健康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1967年2月2日,医生诊断周恩来患有心脏病。后来,因为过度疲劳引发心绞痛与“频发室性早搏”,周恩来不得不每晚睡觉前开始吸氧,并每天服药4次。

1970年9月5日,周恩来因过度劳累导致心脏出现异常。此后,周恩来办公时均有医护人员守在门外以便随时抢救。

1972年5月18日,74岁的周恩来被确诊为患膀胱癌。

周恩来工作累到什么程度?有一个历史细节可以参考。1970年11月12日,周恩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巴基斯坦总统叶海亚·汗进行长时间会谈后,又不得不接着会见到访的罗马尼亚对外贸易部部长布尔蒂卡。周恩来此时已经累极了,于是罕见地要了一支烟,他对布尔蒂卡抱歉地说:“我困得不得了,只好抽烟。现在,即使我不跟你谈话,我也不能睡觉,还要做别的事情。”

周总理太过劳累,以至于不得不当众告诉外宾自己困得不得了,闻之让人心酸。

那么,除了过度操劳,邓颖超认为周总理去世的原因还有什么呢?

“其二,(周总理)没有得到及时的手术治疗。在确诊为患膀胱癌的时候,成立了一个治疗组,王洪文为治疗组长,治疗组的意见是暂时不向七爸透露病情真理,进行保守治疗。”周尔鎏写道。

“七爸病情恶化后,医护人员坚持上报,建议及时手术。此时,七爸也知道了病情状况,亲自写报告给中央要求手术治疗。但那时手术为时已晚,手术后发现癌症已经扩散转移。据许多医疗专家相告,膀胱是一个像口袋似的器官,在癌症没有扩散前及时摘除膀胱的话,在当时的医疗条件下,挂上一个尿瓶,生活虽有所不便,不致有生命之忧。”周尔鎏写道。

周总理的治疗遭到了四人帮的干扰,这一点可能更加严重地损害了周总理的健康。除了在患癌症之初没能及时手术,在治疗期间,此类干扰也十分频繁,我们不难从史料中找到佐证。

例如,据工作人员回忆,1974年4月的一天下午三四点钟,周总理正躺在医院卧室床上接受输血治疗,王洪文的廖姓秘书忽然打来电话,通知总理到大会堂去开政治局会议。

当时,为了不打扰周总理的治疗,主治医生张佐良拿起一张便签,用铅笔给周总理的秘书写道:“小纪,总理睡着了,大概再过20多分钟,输血就结束,请你报告一下邓大姐,如果她同意,你给廖秘书打个电话,请他报告洪文同志。”。

然而,王洪文却坚持叫醒总理去参加会议。护士只得叫醒了总理,当向他说明情况后,总理还不悦地说:“你们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这个血,我不输了,马上拔掉针头,我起床去开会。”

事后工作人员听说,那次政治局会议,并没有特别重要的议程非周恩来总理出席不可。

就是在这样的干扰之下,周总理的病情日益加重。周尔鎏在书中这样写道:七爸不幸逝世,举世悲恸,送别葬礼空前壮观,震撼中外。我在悲痛之余,不由自主地想起他生前说过:“这场文化大革命使我少活了十年。”此话确实毫不夸张。来源:山中说史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