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真相曝光,国民党为何称刘伯承为第一悍将

2016-03-02 12:16知历史->近代史

1947年7月19日,蒋介石飞临开封督战,他一面从西安、洛阳、汉口等地调兵遣将,驰援鲁西南,一面将金乡附近的整六十六师第一九九旅加入就近增援部队,严令王敬久督促该部与整五十八师一起北渡万福河,以解羊山之围。

得到这一情报后,刘伯承戏称蒋介石用的是老办法,叫做“饭馆子战术”:刚端上一桌酒席让你吃了,接着又端上第二桌、第三桌,以量取胜,最后把你撑死完事。

蒋介石用老办法,刘伯承也要用老办法,他决定趁敌援兵主力一时无法赶到之机,运用“吸打敌援”,把王敬久新端上来的“酒席”给一口吃掉。

从表面上看,“吸打敌援”不过是一句最简单不过的军事术语,然而它像其它许多著名战法一样,内藏许多奥妙和变化,可以做到常用常新,绝对不用担心过于重复。

国民党阵营称刘伯承为“中共第一悍将”,并非无缘无故。所谓“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王敬久在晋冀鲁豫区时不是没有吃过“吸打敌援”的苦头,但刘伯承依旧有把握让他再次上当,而且非上当不可,其要诀就是牢牢抓住了敌将的心理——既有老蒋的死命令,自己也急于为整六十六师解围。

7月22日,整五十八师、一九九旅配以南京国防部拨来的一个炮兵营和一个战车连,从金乡向羊山集逼近。

按照刘伯承的命令,在万福河担任防守的独立旅在正面留下了一个缺口,准备在引诱先头敌军过河后,切断其与后续部队的联系。

敌军的先头部队是一九九旅,归王敬久直接指挥。看到正面露出了缺口,被老蒋逼得喘不过气来的王敬久以为有机可乘,便来了个一级压一级。他给一九九旅旅长王士翘颁了一道催命符,限对方于当晚12点务必到达羊山集,否则军法从事。

王士翘是宋瑞珂的部下,曾亲眼见识过刘伯承“吸打敌援”的威力。面对缺口,他可不像王敬久那么乐观,然而上司的命令又不能不执行。

欲进不敢,欲退不能,王士翘自知大劫难逃。他站在万福河边,望着悠悠河水,悲观而绝望地对团长们说:“人家张开口袋等我们,这明明是去送死。还是让我自杀了吧,有我在,你们也跟着下不了台,我死了,你们倒可以自己找生路。”

还没开打,王士翘不可能真的自杀,自然也不想眼睁睁地遭到围歼,他因此对行进纵队做了专门部署:以一个团在前突击,自率直属部队和另外一个团随后跟进,并派兵在两侧进行掩护。

可是再怎么布置,左右也不过一个旅。刘伯承则是全力以赴,他除以二纵、三纵的一部兵力继续围困羊山之敌外,主力都被暂时集中起来,用以在运动中歼敌。

一九九旅渡过万福河后,一进入离羊山集五里路的万福庄,就被刘伯承预设的口袋一把兜住,二纵、三纵、独立旅将其团团包围。

时降大雨,道路泥泞,一九九旅运动困难,又无工事可依恃,很快就被打得一败涂地。王士翘头部负伤,在高梁地里躲了一天,口渴难忍,考虑再三,回去的话也要被“军法从事”,于是索性找到刘邓部队的卫生队,向医生自首投降了。当时他满身都是泥水,高举着双手,很认真地说:“昨晚我算了卦,知道今天不吉利。”(节选自关河五十州《谋帅刘伯承》)

实体书《谋帅刘伯承》现已出版上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