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让陈毅感到奇耻大辱的两场战役

2016-03-02 10:13知历史->近代史

1947年7月,陈毅、粟裕领导的华东野战军(简称华野)决定分兵出击敌后应对国民党军队的兵力集中。然而,在分兵后持续近两个月的战斗中,华野减员总计高达5万人,“七月分兵”因此颇受争议。

这个“七月分兵”是在孟良崮战役以后的一个重要事件,因为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解放军损失很大,所以在国内出版的正式史料中没有多少记载。

“七月分兵”,结果不仅粟裕直接指挥的华野4个纵队因兵力不足,在南麻、临苟战役中失利,“杀伤国民党整编第11师、第8军各一部,歼敌1.8万余人。但华野部队也伤亡2.1万余人”

2.jpg

1947年3月,陈毅(左一),粟裕(右一)等人在山东淄博

“打八仗只有三仗打好”

1947年5月孟良崮战役,国民党军被歼3万多人。蒋介石为“起死回生”,将进攻主力9个整编师共25个旅集中到莱芜至蒙阴不及50公里的正面上,摆成方阵,从6月25日起再次向鲁中山区发动进攻。

鉴于国民党军兵力集中,一时难以做到“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陈毅、粟裕于6月28日商定了分兵出击敌后以创造战机的方针,获中央军委认可。相比陈、粟所拟“近距离分兵”,毛泽东更提议大分兵。30日,陈、粟按中央意见进行了作战部署,并于7月1日开始执行,这就是华野战史上著名的“七月分兵”。

可以说,分兵初期战果是理想的。但是,由于华野领导人对分兵以后出现的许多新变化估计不足,导致作战指导上的失误。其结果,正如后来陈毅所说:“7月打八仗只有三仗打好。”在这没有打好的五仗里,让华野参战官兵引为奇耻大辱的,就是由陈、粟指挥的南麻、临朐战役。

南麻、临朐两役是奇耻大辱

7月中旬,陈、粟直接指挥的4个纵队,拟歼灭位于南麻的敌整编第十一师5个团。7月17日,南麻战役一打响,陈、粟就发现敌情与了解不符。敌整编第十一师师长胡琏在南麻周围构筑起子母堡2000多个。可陈、粟得到的情报却是南麻敌军构筑工事未成。战斗过程中,参战部队每攻克一个堡垒,都要付出伤亡数十人甚至上百人的代价。加上连日大雨滂沱,部队行动受阻,弹药受潮失效,天候宜守而不利于攻。7月21日晚,陈、粟决定撤出战斗。

7月22日,南麻战役参战部队4个纵队刚转移到临朐县城西南地区,就得到情报:国民党李弥第八军奉令抢占临朐城,威胁华东野战军后方安全。粟裕与陈毅决定,乘敌人立足未稳突然发起攻击。不料国民党军进展很快。23日中午,李弥率领的5个主力团进城当天就控制了各个制高点。7月24日作战伊始,华野又遇上暴雨滂沱、山洪暴发、弹药受潮等问题。而国民党军则凭借坚固的工事进行顽抗,临朐成为又一个南麻。资料显示,南麻、临朐战役,杀伤国民党整编第十一师、第八军各一部,歼敌1.8万余人,但华野部队伤亡2.1万余人。

与此同时,华野进入鲁西、鲁南的5个纵队打得也很艰苦。部队在齐腰或齐膝的大水和泥泞中连续行军作战,80%的指战员烂脚,非战斗减员严重。第一、第四两个纵队各伤亡约5000人,非战斗减员各约5000人。第一纵队3个师,除第二师尚余两个团外,其余两个师均只有一个团。第三纵队第七、第九两师都缩编为两个团。第十纵队伤亡近2000人。

粟裕检讨请求负全责

此后,鲁中解放区大部被国民党军侵占,造成了一时的白色恐怖。有些人甚至对全国大反攻的形势发生怀疑,说:“反攻反攻,丢掉山东。”

7月几仗没有打好,作为战役的主要指挥者,粟裕认为自己应对作战失利负责。他向中央军委发电报表示:自五月下旬以来,时逾两月无战绩可言,而南麻临朐等役均未打好,且遭巨大之消耗,影响战局甚大。言念及此,五内如焚。此外,除战略指导及其他原因我应负责外,而战役组织上当有不少缺点及错误,我应负全责。为此请求给予应得之处分……

由于几仗没有打好,因此“七月分兵”成为华野战史上颇具争议的军事行动之一。

历史是复杂的,又是连续的。7月分兵不是一件孤立的历史事件,从整个解放战争的过程来看,如果没有分兵之后的失利与损失,粟裕不可能有大量鲜活的经验总结,毛也不可能被说服,南进战略也不可能修正,…… 既如此,历史会不会改写,就很难说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综合《党史博览》等稿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