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皖南事变唯一率部突围的新四军领导

2016-02-29 10:17知历史->近代史

他是开国上将,新四军成立时他是陈毅的副手,皖南事变时他是唯一率部突围的新四军领导。

后来又遭自己的副手叛变差点牺牲,后化装成国军突围。1955年被授上将军衔

他叫傅秋涛。

1 (1).jpg

1939年2月-3月,周恩来在皖南视察新四军军部期间,与新四军领导人叶挺(右起)、朱克靖、周恩来、傅秋涛、粟裕、陈毅在云岭陈家祠堂

1941年1月初,皖南新四军奉命北移。4日,全军近万人分左、中、右3路纵队,从云岭出发移往长江以北。时任新四军新第一支队司令员的傅秋涛,率部作为第一纵队,担任全军的左路。

1月6日清晨,当新四军前哨部队在涉过青弋江向南进到丕岭脚下的纸棚村时,遭遇国民党军第四十师伏击。国民党军打响了皖南事变的第一枪。之后,傅秋涛率部从云岭东南的大康王村加速前进,于7日拂晓先攻占求岭,再进驻榜山,完成了军部确定的行动计划。7日黄昏,傅秋涛又指挥老一团顺榜山而下,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击溃守敌,攻占榜山西南方向约一公里的举山,为新四军3路纵队会攻星潭镇创造了有利条件。但当老一团团长熊应堂几次指挥部队准备继续前进时,竟被纵队副司令赵凌波所阻挠、破坏,并以“不服从命令者,按军法论处”相威胁。后来,部队只好撤回驻地梓坑,在榜山一线打转转,使第一纵队失去了攻占星潭,突出敌人重围的机会。

8日拂晓,在纵队党委会上,纵队政委江渭清提出打过榔桥公路,背靠宁国、宣城,可以策应军部突围的方案,又被赵凌波借口要请示军部而加以反对,未能采纳。

上午10时,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从榔桥方向扑来,直插新一团和老一团结合部。傅秋涛命令老一团挥师东南方向,配合新一团将敌击退。此时,国民党军越聚越多,情况十分危急。下午4时,傅秋涛主持召开纵队党委会,并果断拍板突围到苏南与江南指挥部会合。

会后,老一团和纵队特务营奉命强攻梅树岭。激战正酣时,赵凌波却传令要部队撤退。团长熊应堂不同意,赵竟下令吹起军号,强令部队后撤。傅秋涛得知后,十分震怒。立即命令警卫员将赵凌波找来要当面质问。谁知,赵凌波已乘乱脱离部队,后叛变投敌了。傅秋涛追悔莫及,没想到自己的副手竟成了叛徒。

9日,傅秋涛指挥部队顽强抗击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战斗至当晚21时,终因寡不敌众,榜山一线阵地相继失守。于是,傅秋涛决定新、老一团分别向东突围,到板桥集合。他把被打散的队伍整编成一个300多人的步兵营和一个50多人的干部手枪队,沿着涌溪坑向东前进,到达位于泾县、宁国、宣城3地交界处的老虎坪。为缩小目标,尽快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傅秋涛又命令步兵营和手枪队各自独立行动,分别向苏南方向突围。傅秋涛率手枪队在荒山野岭转战几天后,再决定将队伍分成几个小组,分散目标,各自行动。他带领一个11人的小组转移到了与老虎坪隔坑相望的大斧山。

随后,善于打游击的傅秋涛一行化装离开大斧山,一路上,傅秋涛自称是“国军第五十二师陈副官”,率领便衣队前来“搜剿”新四军的,并利用当地群众的关系,绕过了国民党军第五十二师的封锁线。进到宣城孙家埠后,他在抗日群众的帮助下,直插北边的南漪湖,并机智渡湖,摆脱了尾追的敌人保安队。过了湖,进入江苏高淳县东坝镇,又找到一个没有国民党军封锁的渡口,雇了一只船渡过了河,到达溧水、溧阳交界地,与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胜利会合。

傅秋涛在皖南事变中浴血奋战,最终突出重围,保存了新四军的骨干力量。死里逃生的他怀着对牺牲战友深深的思念和对国民党反动派的满腔怒火,继续革命征程。在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鲁中南军区司令员、华东支前司令部司令员、山东军区副政委等职,在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期间为战时后勤工作做出重要贡献,成长为我军一名杰出的高级将领。作者:欧阳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