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民国知名“铲屎官”:猫迷丰子恺开启猫吹模式

2018-06-25 09:17知历史->古代史
关键词:

爱猫的文人指不胜屈。在古代,猫总被唤作“狸奴”,用于捕鼠。文人离不开书,老鼠是书的天敌,猫便有了用武之地,故而有“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这样的诗句流传。到民国年间,白话文运动兴起,文人雅客为猫写下的文字不再如陆游、黄庭坚那样的诗句或文言,取而代之的是更直白的叙述与最直接的抒情,于当代也更有亲近之感。

《哀鸣》,丰子恺,纸本立轴。丰子凯是一个骨灰级的“猫迷”

如果给民国知名“铲屎官”们搞个排名,丰子恺肯定是能进前三甲的,他不仅爱画猫,也会以爱猫的名字为题,为它们专门“立传”,就连拍照片也要让小猫坐在自己头上,实在有种极大的反差萌。再来看他对爱猫“白象”的描写,赞美之情跃然纸上:“白象真是可爱的猫!不但为了它浑身雪白,伟大如象,又为了它的眼晴一黄一蓝,叫做‘日月眼’。它从太阳光里走来的时候,曈孔细得几乎没有,两眼竟像话剧舞台上所装置的两只光色不同的电灯,见者无不惊奇赞叹。收电灯费的人看见了它,几乎忘记拿钞票;查户口的警察看见了它,也暂时不查了。”


丰子恺与猫

这只阴阳眼白象最初是一位段姓老人所养的猫,七七事变后,白象跟着段老太太一起逃难到大后方,在那儿生活了整整8年,一直熬到抗战胜利。战后,白象又跟着段老太太一起复员到上海,那时段老太太与丰子恺的二女儿丰林先是邻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将白象和它的独子小白寄养给丰林先,不久后丰子恺来到上海,女儿又将猫交给他带回杭州,从这时起,白象才算是成了丰子恺的爱猫。白象是一只极有福气的猫,经历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而没有遗失,寄养后,已迁居他处的原主人段老太太对它也一直恋恋不舍。《白象》中这样写道:“白象到我家后,林先,慕法常写信来,说段老太太已迁居他处,但常常来他们家访问小白象,目的是探望白象的近况。我的幼女一吟,同情于段老太太的离愁,常常给白象拍照,寄交林先转交段老太太,以慰其相思。同时对于白象,更增爱护。”

白象与丰子恺一起生活了两年,直到1947年的一天忽然失踪,怎么找也找不到,后来才听说白象在一根大柳树根上死去,后又被人踢入水沼中。猫迷丰子恺自然明白,这是老猫自知大限将至,不愿在家中死去,故而出走。他感叹“我觉得这点‘猫性’颇可赞美,这有壮士之风,不愿死尸牖下儿女之手中,而情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这又有高士风,不愿病死在床上,而情愿遁迹深山,不知所终。”令人颇感遗憾的是,就在白象去世的第二天,丰林先来到杭州,说是受段老太太所托,来将白象带回上海,重归旧主。正如丰子恺所言:“相差一天,天缘何悭!然而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