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打开“不一样”的历史,“统一”是靠打出来的

2018-06-22 13:45知历史->古代史
关键词:

秦国对于燕国的压迫,发生了一件被众多文史学家大书特书,可是在战略上却不值一提的事件——荆轲刺秦。

关于这次刺杀事件的细节,早已养活了一大堆说书人、演员和导演,这里无须多加赘述,我们只需要知道两点就足够了:

第一,这次刺杀其实更像是一次私人复仇行动。

燕太子丹和幼年时的秦王政都曾在赵国做质子,之后太子丹又到秦国继续做质子。在这段时期,太子丹并没有享受到作为秦王故人所应有的礼遇,于是一气之下,逃离了秦国。

在春秋战国时代,质子本质上就是两国签署盟约之后的一笔特殊的“保证金”。在太子丹赴秦国做质子的时候,列国之间的战略均势早已不复存在。自然,燕国的质子也就不再有太多含金量,太子丹看不到这一点,却巴望着凭借故人的身份给自己获得礼遇,其眼界之低、格局之小由此可见一斑。

▲荆轲刺秦王

逃回燕国以后,在面对秦军兵锋之前太子丹原本还有数年时间,可他内不搞整肃,外不搞合纵,却把宝押在“行刺”这种豪赌上。

退一万步说,即便侥幸得手,除了太子丹会感觉很解气之外,这种行动对大势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的。商鞅变法之后,秦国体制最根本的变化之一,就是君王首先是秦法权威性的来源,而并非是国家机器运转的唯一核心。

秦武王荡就是意外死亡,而且当时秦国所处的外部环境还远不如战国后期,但也并没有让秦国的国势发生逆转。相反,为先君复仇这个口号可以最大限度地帮继任者凝聚人心,届时燕国只可能死得更惨。

至于荆轲,无论后世文人如何将其装饰得慷慨壮烈,但其本质上无非就是一个刺客。他所忠于的,一个是太子丹个人——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一个是豪侠的虚名——春秋、战国时代,甚至一直到汉代,侠客文化一直带着几分自由主义的味道,他们始终把挑战权威当成一种最高的荣誉,所谓“侠以武犯禁”就是这个意思。

一句话,这里面有私仇、有私忠、有私利,唯独没有的就是对邦国社稷的考虑。其背后所反映的,无非是一个贵族集团的昏聩。

▲荆轲,战国时期著名刺客

第二,至少在刺杀行动发生之前,秦王政对于统一天下,还是抱有一点“和平解决”的幻想的。

燕国“献给”秦国的督亢,是燕国易水之北、蓟城之南的最为丰腴的平原丘陵地带。

燕国的疆域,差不多就是如今的河北省北部、山西省东北部一角以及辽宁省南部。

在当时,辽东地区由于气候因素,农业尚未开发,仅仅可供渔猎,而燕国内陆部分的土地大多是由山西黄土高原冲积下来形成的,属于次生黄土,地力远不如真正的黄土地,唯一的例外,就是南部的督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