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几百年前愚蠢的人类就开始“上传”各种傻事了

2018-06-22 12:35知历史->古代史
关键词:

利维坦按:如果说朋友圈这个生态的意义之一是在于“炫耀”,这似乎倒是人类的天性,好比90年代那会儿的穷人忽然发迹成了大款,穿个西装袖口一定要留着标签一样。

当然,“凡是独居的,不是野兽也就神”,人某种意义上的确是社交动物,离不开人群和社会。所以,在400年前,那会儿的人们就已经想出了怎么刷“朋友圈”了。

成也社媒,败也社媒。社交媒体虽然助我们沟通全世界,热络不联系就友尽亲朋,但转起脸来也能广播私人情报,尴尬惊人。不过,有件事它还真办不到,那就是装这个时代产物的嫩。社交媒体怎么可能不“年轻”?撤了因特网还能有社媒?说来话长,社媒雏形其实是一类名为alba amicorum的纸书(拉丁文alba amicorum英文可翻为Friends’Books, “友人之书”;或单指名称为album amicorum“友人图册辑”,libre amicorum“友谊书”,类似我们毕业时互相留言贴照的古老同学录),作为领英(Linkedin)和脸书(Facebook)长辈,寿龄已上几个世纪,原来早在几百年前,人们就开始利用纸笔搜集好友同僚的图文信息。荷兰历史学家苏菲·蕾茵德斯研究了这段有趣的历史细节。

据称从1560年起,北欧年轻人就开始用这些书记录朋友圈。

Alba amicorum拉丁文直译为“朋友书”。

鉴于17世纪社会风情,男孩和女孩运用这些书刷“朋友圈”的目的各不相同。

男孩们被程式化地送去欧洲著名的大学机构镀金,拜谒当时的思想巨头大家,“朋友圈”对他们来说更像是我们运用领英——旨在搭建人脉。

下面出自一位名叫迈克尔·梵·德·密尔的“朋友圈”,他一边旅游,一边不忘发点插图博人眼球:

碰到贵族们能即时咔嚓:

显然,还和美女们共度过一些时光:

《爱很复杂》?看看密尔同学“朋友圈”的古老版诠释:

男孩们周游欧罗巴大陆,女孩们则往往被送去修道院打发时间,或者去宫廷做仕女,有助于成功打入名流圈。虽然不能常常旅游,她们也有自己的友谊书。如果说男孩版领英“朋友圈”填满了科学家和艺术家笔录,女孩版更像脸书,晒晒朋友、钦慕者通信往来,记点圈内笑话,描绘社交事件细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