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中国交子兴衰记(2)

2017-12-22 13:24知历史->古代史

交子发行:从私人到国家

最早的纸币诞生在四川,除了宋本身的时代背景原因,还在于四川的特殊性。四川在宋是一个特别的案例。因为躲过隋唐战乱,四川经济相对独立,贸易繁荣,因缺铜而依赖铁钱,而铁钱携带不便的缺点日渐凸显。对此,当时的史料有不少记载,主妇到集市买盐往往需要携带很多铁钱,“小钱每十贯重六十五斤,折大钱一贯,重十二斤,街市买卖,至三、五贯文,即难以携持”(一贯在宋代等于770文)、“尝使蜀,见所用铁钱至轻,市罗一匹,为钱二万”等记载比比皆是。铁钱与铜钱的价格比重根据记载似乎在10:1,可以想见其携带不便,“江南旧用铁钱,十当铜钱之一,物价翔踊,民不便”,“会诏川、陕诸州参用铜铁钱,每铜钱一当铁钱十”。

最终,四川茶叶和马匹等贸易的发达以及四川铁钱的笨重,导致交子在相对独立和特殊的四川诞生,“蜀人以铁钱重,私为券,谓之交子,以便贸易,富人十六户主之”。交子最开始来自16家富户,其起点是作为私人票据,成为贵金属、丝绸等货币的替代品,可以理解为一种早期汇票,《宋史·食货志》即说“交子之法,盖有取于唐之飞钱”。想来有趣,推动纸币诞生的,竟是金属货币的物理属性的“落后”。

推动金融层面的创新,在四川是铁,在西方则是铜。几百年后,在16世纪的瑞典诞生了欧洲最早的纸币试验,原因之一就是瑞典是当时欧洲最大铜矿的拥有者,所以该国货币主要是铜,而铜的价值在当时是银的1%。这又是一个因为金属货币携带过重催生纸币的故事。

民间交子后来逐渐步入官家视野,在地方官的几番得力推动之下,官方交子最终应运而生。从宋朝仁宗天圣二年(1024)开始,宋朝政府正式发行交子纸币,数量为1880000贯,其式样“一依自来百姓出给者阔狭大小”。伪造交子与私造交子纸币都是重罪,此后两年一次的发行额度都是1256340贯。在此后的流通中,交子的流动期限以“界”分,一般是三年为期,期满则新旧交替更换。交子原本有稳定的发行准备,一般一界发行额度是150万贯,而准备金是铁钱36万贯。交子的便利带动了铁钱流通量的下降,铁钱数量的下降,也可以看出交子受到欢迎。

伴随着国家的介入,交子获得更大成功,不仅解决了私人交子存在的信用问题,也受到从事跨地区跨国贸易的四川茶叶商人的欢迎,这使得交子在交易之中出现溢价交易,常常以高于标价成交,苏辙就曾记录“蜀人利交子之轻便,一贯有卖一贯一百者”。

战争摧毁了交子发行机制

交子在商业上取得的成功,使得其成为国家财政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宋朝日益增加的军事开支也在寻找新的解决思路,各种金融创新继续发酵。为了给军需提供保障,鼓励商人运输物品到边疆,宋朝当局还发明了一种期票,即“见钱交引”,以节省商人在运输时的货币用量。当时流行的有“茶盐交引”,后又有军需品交引。这些票据可以兑现成铁钱或交子,运转情况不错,发行权后来也集中在首都开封。

受到王安石激进新政与边疆战事浩大军用的影响,货币流通数量开始膨胀。王安石变法毁誉参半,但无可置疑的是,货币的需求因此大增,北宋经济的货币化程度得到大幅提升。同时,西北边疆与西夏的战事延绵不绝,军事开支动辄以千万贯计。从铜钱铸造来看,仅1073—1084年,宋朝铜钱的产量就翻了两番,超过了每年500万贯。据统计,北宋铸造铜钱2.6亿贯,比其他朝代铸币数量加起来还多,这也反映了宋代商品经济之发达,而纸币之发明与流通曾经有效地弥补了铜钱之不足。

可惜,平静并没能持续多久。正如笔者在《白银帝国》中提到的,战争部分促成了交子等金融创新,但也正是战争使得宋的经济节奏被打乱,交子随之步入超发状态,官方交子发行量与流通中的交子数量不断攀升,到了哲宗绍圣年间(1094—1097),陕西战事使得交子的“界”以及发行都出现混乱,“界率赠造,以给陕西沿边籴买及募兵之用,少者数十万缗,多者或至数百万缗,而成都乏用,用请印造,故每岁书放亦无定数”。

此外,货币需要商业的支撑。为了应对财政压力,宋代茶叶逐步从私人经营转向国家垄断经营,这也导致交子需求降低。供需失衡之下,人们对于交子的贬值预期又导致交子的进一步贬值,新旧交子贬值为“以一兑四”甚至“以一兑五”,价值只有票面的五分之一。

最终,作为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不得不被官方和市场放弃。而交子之后,中国纸币的故事还没有结束。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