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雍正曹雪芹家族恩怨 为何翻脸不认娘家人

2016-02-22 15:22知历史->古代史

说起来,这一扰民案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大文学家曹雪芹的叔父曹頫,而这事也最终让曹家乃至与之休戚与共的江南三织造全部完蛋。家族的由盛而衰,人事的幻变无常,最终让曹雪芹在迷梦中清醒,并催生出《红楼梦》这一伟大作品。

梦断红楼:雍正为何翻脸不认娘家人?

作者:金满楼

雍正五年冬,山东巡抚塞楞额参奏江南三织造,称其运送龙衣经长清县等处时,在规定供应外多要人夫、程仪、骡价等项银两,骚扰地方,请求降旨禁革。雍正接奏后大为生气,说此前已经三令五申,不许钦差、官员等骚扰地方,扰乱驿递,如今江南三织造竟敢顶风作案,苛索繁费,苦累驿站,甚属可恶!现织造差员已到京师,着内务府给我严查!

说起来,这一扰民案的主角不是别人,正是大文学家曹雪芹的叔父曹頫,而这事也最终让曹家乃至与之休戚与共的江南三织造全部完蛋。家族的由盛而衰,人事的幻变无常,最终让曹雪芹在迷梦中清醒,并催生出《红楼梦》这一伟大作品。

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当年可是个风光无限的人物,其任江宁织造时,康熙四次南巡都由其接驾,迎来送往,跟自家人一样亲热。原来,曹寅之母孙氏乃康熙幼年时的乳母,因为这层关系,曹寅13岁时即被挑选为御前侍卫,随后又应召入宫,陪比他大4岁的康熙读书。两年后,康熙打破惯例,将曹寅正式升为侍读。

论身份,曹家系内务府满洲正白旗下包衣,不过和汉人官员相比,他们和皇帝的关系更近一层。至于曹家,情况就更不一样了,曹寅既是康熙的奶兄弟,又是少年天子身边的陪读与玩伴,那真叫“大树底下好乘凉”,其信赖程度非一般大臣所能比拟。至于曹家什么“包衣”身份,那都不是问题。

早在康熙二年,曹寅的父亲曹玺被任命为江宁织造,主要负责监造与收购宫中使用的丝绸织物,同时兼带为皇家采办相关物品。当时,清廷仿效明例在南京、苏州、杭州三地设立织造署(即所谓“江南三织造”),三处均由内务府管理,像这样的肥缺,也只能是皇帝信任的人才可能出任。在江宁织造任上,曹玺干了21年后卒于任所,而此时曹寅正在皇宫担任銮仪卫治仪正(大约相当于仪仗队队长)兼内务府正白旗包衣佐领。 6年后,先后在内务府慎刑司、会计司、广储司磨练资历的曹寅被派为苏州织造,3年后转为江宁织造,原职由其内兄李煦继任。

曹寅上任时已是康熙中期,此时三藩业已平定、台湾也已收复,国力处于上升阶段。为更好的了解并加强对江南地区的统治,康熙于三十八年、四十二年、四十四年、四十六年连续四次南巡,而这一期间也是曹家及苏州织造李家、杭州织造孙家最为风光之时,这三家联络有亲,结为一体,正如《红楼梦》中说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康熙六次南巡中,有五次以江宁织造署为行宫,曹寅在任内赶上四次,每次他都远迎接驾,将昔日的“大哥”接至署中。到署后,曹寅之母、被封为“一品夫人”的孙氏正要给皇帝下跪请安,康熙急忙上前一把扶起,并对身边随从大臣们高兴地说:“此吾家老人也。”当时,正好堂下黄花菜(又名萱草)开花,康熙遂为亲笔书写了“萱瑞堂”三字匾额赐给乳母,以示不忘当年的抚养之恩。

对于曹家,康熙也是关怀备至,如曹寅的两个女儿,都在康熙的主婚下嫁为王妃,其中长女嫁纳尔苏,后袭爵平郡王;次女亦嫁某王子,时为康熙帝待卫。曹寅以包衣身份而二女皆为王妃,这要不是康熙的面子,绝无可能。

康熙五十年后,曹寅身体一直欠佳,其自称目昏耳鸣,体虚发胖,似有高血压、心血管病的症状。康熙得知后极为上心,其于密折朱批中问清病情后亲自给曹寅开药方。五十一年七月,曹寅去扬州督刻《佩文韵府》时患上恶性疟疾,康熙命赐驿马星夜赶去送药,并“限九日到扬州”,但很可惜,曹寅最终在当年死于江宁任所。

痛惜之余,康熙决定让曹寅之子、年仅24岁的曹颙继任江宁织造,为保全曹家。可天违人愿的是,曹颙的身体也不好,任职仅3年即去世。更糟的是,曹颙年轻无子,余下曹寅、曹颙两代孀妇(另一说是曹颙妻子马氏腹中尚有一遗腹子,即曹雪芹),无人奉养。

为此,康熙亲自主持为曹寅立嗣,其命内务府总管去问李煦,“务必在曹荃(曹寅之弟)之诸子中,找到能奉养曹颙之母如同生母之人才好”。最后,曹荃第四子、当时尚未满二十的曹頫被选中为嗣,并随即奉命继任江宁织造。

康熙一而再、再而三的保全曹家,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曹寅死后留下了巨大的亏空,如由他人继任江宁织造及两淮巡盐御史的话,势必令曹家陷入灭顶之灾,这显然是康熙所不愿见到的。事实上,康熙心里也清楚,曹寅遗下的亏空,自己也不无责任,如其对大臣说:“曹寅、李煦用银之处甚多,朕知其中情由。”康熙没有明说是什么情由,不过众大臣想必也知道,曹寅、李煦为南巡接驾耗费巨大,各类花销真是像《红楼梦》说的那样,“把银子花的像淌海水似的”;再次,曹寅的其他差使如联络江南士大夫的费用等等,这些都不是正项款项也没法报销,只能靠曹寅等人自己报效,亏空官帑也就在所难免。对此,康熙只能暗中领情而不便令其赔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