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招儿媳入宫侍寝被儿子刺杀的荒唐开国皇帝

2016-02-22 15:16知历史->古代史

这位荒淫的皇帝叫朱全忠,本名朱温,生于唐宣宗大中六年(公元852年),宋州砀山(今安徽砀山)人。他就是篡夺了二百八十九年的大唐江山,被后人形容为“行同禽兽”的后梁开国皇帝。可这个篡唐的朱温却偏偏出身儒学世家,祖父朱信,父亲朱诚,皆以教授儒学为业。由于幼年丧父,家道败落,母亲王氏不得已在萧县刘家做佣人,以养活朱氏兄弟。朱温成人后,不再以儒学为业,而是与二哥朱存“不事生业,以雄勇自负,里人多厌之”,朱温兄弟“勇有力,而温尤凶悍”。朱温早年参加黄巢造反,后又脱离黄巢大齐政权而归降唐室。唐僖宗闻讯大喜:“这真是天赐我也!”并赐名为朱全忠。可就是这个上天赐予唐僖宗的朱全忠,于唐天祐四年,即梁开平元年(公元907年),废唐哀帝李柷,自行称帝。朱全忠篡唐后改名朱晃,国号称“大梁”,建都开封,史称“后梁”,称其为梁太祖。自此,中国进入混乱的五代十国时期。朱温生性残暴,杀人如草芥,其夫人张惠在世时尚能劝止。张氏死后,朱温被压抑的欲望爆发,大肆淫乱,甚至乱伦,连儿媳都得入宫侍寝。乾化二年(公元912年)被第三子朱友圭刺杀,朱温在位六年,享年六十一岁。

虽然朱温后来的禽兽行为在封建帝王中也罕有其匹,但当初却并非如此。年轻时的某一天,朱温和二哥朱存在宋州郊外打猎,偶遇前往龙元寺进香的宋州刺史张蕤的女儿张惠。佳人天生丽质,朱温一见倾心,便对二哥说:“汉光武帝曾经说过‘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如阴丽华’,当日阴丽华也不过如此,总有一天,我非把张府之女娶为妻子不可。”朱存对朱温的这番大话并没有太当回事。但谁也没有想到,当时一无所有、一无所成的穷小子,日后却如愿以偿地娶到了张惠为妻。

唐僖宗乾符二年(公元875年),黄巢造反,时年二十六岁的朱温与二哥朱存一起参加了黄巢的军队。不久,朱温凭着身强体壮,作战勇敢,很快就在军中脱颖而出,成为了黄巢心腹将领。此时的朱温仍念念不忘梦中情人,为了再次见到张惠,他甚至怂恿黄巢出兵攻打宋州。不料宋州刺史张蕤早已离任,后任刺史坚守城池,再加上官兵援军四至,黄巢军无功而返。

黄巢建立大齐政权后,委任朱温为同州防御使。就在此时,父母双亡沦为难民的张惠流落到同州,被朱温部下所获,美貌出众的张惠被部下进献给了朱温。当朱温认出此女就是梦中情人张惠后,不禁欣喜若狂。但张惠却不认识朱温,当她得知这个同乡数年前就对自己一直念念不忘,至今未娶时,不禁十分感动。朱温趁机嘘寒问暖,提出要娶张惠为妻。此时的张惠正处在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的境地,见到朱温确实是真情一片,自然不能拒绝。朱温千辛万苦地寻访到张惠的族叔,并按照古礼三媒六聘,择吉成婚。虽然这桩婚事一时传为奇谈,但也有人专门写了一首打油诗来嘲讽这段婚姻:“居然强盗识风流,淑女也知赋好逑。试看同州交拜日,鸣凤竟尔配啾鸠。”

张惠虽生于富裕之家,却聪慧异常,从小得到父亲的传教,既有教养,又懂得军事与政治谋略。在体贴照顾朱温的同时,还常有让朱温钦佩的计谋。在这位刚柔相济、贤惠机智的妻子面前,朱温的狡诈反而显得粗浅,妻子不但内事做主,外事包括作战也常让朱温心服口服。凡遇大事不能决断时,朱温就向妻子询问,而张惠的分析预料又常常能让朱温茅塞顿开。有时朱温率兵出征,中途却被张惠派的使者赶上,说是奉张夫人之命,战局不利,请他速领兵回营,朱温就立即下令收兵返回。

朱温本性狡诈多疑,加上藩镇之间你死我活的争夺,更使朱温妄加猜疑部下,动不动就处死将士。张惠就尽最大努力来约束朱温的行为,使朱温集团内部尽可能减少内耗,一致对外。朱温的长子朱友裕奉命攻打朱瑾,但没有追击俘获已败的朱瑾,回来后朱温非常恼怒,怀疑儿子私通朱瑾,意欲谋反,吓得朱友裕逃入深山躲了起来。张惠为让父子和好,就私下派人将他接回来,向父亲请罪。朱温盛怒之下命人将儿子绑出去斩首。这时,张惠光着双脚从内室匆匆跑出来,拉住朱友裕的胳膊对朱温哭诉道:“他回来向你请罪,这不是表明他没有谋反吗?为何还要杀他?” 朱温的心软了下来,最终赦免了儿子。

朱瑾败逃后,他的妻子却被朱温得到。朱瑾妻颇有姿色,朱温即命侍寝,朱瑾妻含垢忍耻,供他淫污数日。张惠得知后,让人把朱瑾妻请来,瑾妻忙向张惠跪拜行礼,张惠回礼后,对她说:“我们本来是同姓,理应和睦共处。他们兄弟之间为一点小事而兵戎相见,致使姐姐落到这等地步,如果有朝一日汴州失守,那我也会和你今天一样了。”说完,眼泪流了下来。朱温在一旁也受到触动,当初如果没有朱瑾的援兵相助,自己也不会在河南站稳脚跟,况且妻子已经知道内情,也愧对妻子。最后,朱温将朱瑾妻送到寺庙里做了尼姑,但张惠却始终没有忘记这个不幸的女人,常让人去送些衣物食品,或许也算为朱温弥补一点过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