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明朝兵力四百万,为什么打不过清军十二万?

2016-02-23 10:33知历史->古代史

  对腐败的直言,让二月河的“反腐专家”名号近来甚于“历史小说作家”,更因去年被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称为知音而“名声大震”。近日,二月河的首本反腐文集《二月河说反腐》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二月河说自己不是反腐专家,也不是社会活动家,“准确定位是多少懂点历史的作家”。

  “好好读书,好好看报,好好过日子”是作家二月河对官员的“寄语”,他也以此来要求自己。由于眼疾,70岁高龄的二月河现在看书数量明显减少,但是他每天必看《新闻联播》和几份报纸,还要听广播,和朋友聊天,以了解国内外时事。

  在二月河看来,作家应该是有思想的人,除了教育自己,还要通过自己的作品影响别人,是社会正能量的传递人,“从这个意义上说,作家关心社会发展,关心党的建设和反腐倡廉,也可以说就是关心人,使读者和作家心心相印。而如果作家不关心时事,你写出的作品是什么样?我无法想象。”

  对腐败的直言,让二月河的“反腐专家”名号近来甚于“历史小说作家”,更因去年被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称为知音而“名声大震”。近日,二月河的首本反腐文集《二月河说反腐》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二月河说自己不是反腐专家,也不是社会活动家,“准确定位是多少懂点历史的作家”。二月河说自己谈反腐是出于对腐败问题的忧患与对社会责任的担当,“腐败病是社会性的,人人有份,概莫能外。说防范不力,说无良医良方良药,那么我们就等死吧!”

  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底线,好好过日子,不要出去乱搞女人,不要为非作歹,不要去欺负人,但是很多非常聪明、非常了得的人,就是不懂这五个字。他们各方面很能干,但是一些基础问题不懂,一旦有了权势,就不安分,忘乎所以。

  明朝兵力四百万,为什么打不过清军十二万?

  去年,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推出《聆听大家》系列访谈,邀请中外文化名人谈人生、谈历史、谈文化、谈反腐,二月河是受访的第一位。正是通过这次访谈,他关于反腐的很多论断被读者熟知,并引发热议。二月河关注腐败问题由来已久,作为创作了《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等帝王系列小说的作家,“腐败”是他不可能不关注的问题,所以,二月河说自己关心腐败自然而然,除了平日里会时时思索外,又写了些短文,接受过一些采访,机缘巧合下,二月河对反腐的看法总会“上头条”。不过,对于如此受热捧,老人家多少有些惶恐,“我只是愿意为反腐工作,为社会起到作家应该起到的鼓与呼的作用。反腐到底应该怎么做,应该由政治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一起共同探讨。”

  在二月河看来,腐败不是绝症而是顽症,它是社会的糖尿病,是慢性病,腐败一般不会导致国家速亡,怕的就是蔓延严重,导致并发症爆发,腐败分子就像在太阳山上拾金子因忘了下山而被蒸发掉的人。“满军入关的时候,只有八万五千兵力,吴三桂在山海关的驻军是三万五千人,合在一起就是十二万人。汉族的兵力是多少呢,李自成的铁骑部队有一百多万,加起来汉族的武装力量在四百万人以上。可是十二万人打四百万人,却如入无人之境。为什么?因为你腐败了,四百万人也就是一堆臭肉,不腐败,十二万人也能变成一把剁肉的刀。崇祯皇帝最后是什么样子呢?只能跑到景山自杀了。”

  很多人认为腐败问题无法根除,古今中外概莫能除,二月河也认同这种观点。他说,这并非是悲观论调,而是因为腐败的产生根源就是人性的恶劣,只要人性的恶大于善,对财富有贪欲,那么就一定会有腐败滋生的土壤。“腐败和意识形态无关,不管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要面临腐败问题。腐败是个社会病,不要把它和制度联系在一起。”

  二月河说,有很多贪官在监狱写忏悔书,写自己曾经是个放牛娃,当官后没有抵制住资本主义花花世界的诱惑,犯了拜金主义错误等等,“他们纯粹是胡说八道,黑社会老大也不允许会计贪污钱,哪个资本主义国家会让你腐败呢,无论在什么制度下,只要不管,或者只要放纵,腐败肯定要滋生、要繁衍。腐败是全人类面临的问题,是人性中的劣根性,但一个优秀的民族、先进的政党可以用自己的先进性战胜劣根性。当有人用公事满足私欲时,从认识上就应予以反省和杜绝。人类之所以进步,就是因为人性中光明的一面最终能战胜黑暗的一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