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后宫私情事 有多少皇帝死于夜夜春宵?

2016-02-22 17:17知历史->古代史

  红潮导语:如果说明帝死于色欲,那么,晋武帝宫人万余,他也夜夜春宵地快快活活地玩了十几年!

公元322年闰十一月初十,元帝司马睿因逼于王敦而以忧崩,二十四岁的皇太子司马遹次日登基,史称晋明帝。明帝即位后做的第一件大事,便是大赦天下,并为其生母荀氏上尊号,称为建安郡君。
  
  说起明帝生母荀氏,倒是必须简要提一下她的生平。荀氏本为元帝宫人,生明帝生明帝及琅邪王裒,由于元帝元配庾氏未有所出,由是为虞后所忌。荀氏自以位卑,所以每怀怨望,结果被元帝遣出,渐见疏薄。及明帝即位,封建安君,别立第宅。
  
  当然。由一名宫女而成为一个与皇后平起平坐的嫔妃是有些难度的,何况这位荀氏还不是汉人,而是燕代胡人,明帝成年后,他的长相不大像元帝,反而更像其外祖父家人,其须发都是黄色而非黑色。因为明帝的这一特点,还几乎害他丢了性命。
  
  事情是这样的。公元324年六月份,明帝知道王敦将举兵进攻京城建康了,于是,为了视察军情,明帝便一个人骑了他那匹巴滇骏马微行,偷偷地跑到王敦大军的营盘外实地勘探,这时有军士报告王敦说这个人非常可疑,王敦当时正在睡午觉,梦见太阳绕着他的城市上空盘旋,于是一下就惊醒了,告诉报告情况的军士说“此必黄须鲜卑奴来也”。于是王敦命令五队人马去追赶明帝。
  
  明帝本纪上说:
  
  帝亦驰去,马有遗粪,辄以水灌之。见逆旅卖食妪,以七宝鞭与之,曰:“后有骑来,可以此示也。”俄而追者至,问妪。妪曰:“去巳远矣。”因以鞭示之。五骑传玩,稽留遂久,又见马粪冷,以为信远而止不追。帝仅而获免。
  
  由于明帝很小的时候,他亲生的娘便被他老子赶出宫去了,于是,他曾经由唆使他老子把他娘赶出去的大娘庾氏带过一段时间,但他稍稍年长后便经常跑到宫外去看望他娘亲,所以后来王敦在元帝气的要死之前打算废他的太子的时候,温峤说太子仁孝。史书上记载的温峤的原话是这样的:“钩深致远,盖非浅局所量。以礼观之,可称为孝矣。”意思是说,太子没有什么深谋远略,大将军你不必担心,不过太子很有孝心,没有必要废掉。
  
  明帝司马绍是个很有主见和个性的人。从上面所举的这两个例子便可以了解个七七八八。比方,在帝王之家,看重的不是什么血缘关系,而是看谁能给他们带来好处,往往是亲生的娘亲自己不认得,反而认那些有地位的皇后为亲娘。而明帝却不是这样。而且自己一旦登基,什么别的也不作,先把自己的亲生母亲恭维一番,为之上尊号为建安郡君。并为之别建宫第。太宁元年(323年),明帝还把生母荀氏接到皇宫里来了,供奉非常的隆厚。
  
  这位皇后有些母老虎气势,又一点也不温柔妩媚
  
  那么,明帝的皇后又是怎么一会事情呢?
  
  这个说来比较复杂。也许,元帝袭封琅邪王时年纪才十五岁,但一直保持低调以避祸。因为他是宣帝的曾孙,所以到这是已经只能说是宗室中的疏亲了,不过因缘际会还是承袭了一个不怎么显赫德王爵。所以元帝成婚也晚,讨的老婆也不是什么很高门第的世家大族千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官秩六品的南阳王文学的中级官员家的女子而已。至于明帝,元帝在他登基做了皇帝后才给他选聘了颍川鄢陵荀氏中一个年纪比较大了却还没有嫁出去的女子庾文君为妃子。太子妃与太子的婚事大概在318年才办妥。这时太子司马绍已经年满二十岁,是个很老的老小伙了,而太子妃比太子年纪差不多大了三岁——这样大的年纪还没有出嫁,在当时可是少有的事情,一般而言,那时的女孩都在十五六岁左右便出嫁为人妻了。当然,对于明帝的这位庾文君皇后来说,也许她不作皇后还真的会快乐很多。
  
  首先是嫁给太子后,太子并不怎么喜欢这位名门闺秀。两个人同床共寝的日子很少,直到成亲将近四年了才给明帝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后来的成帝司马衍。
  
  其次是明帝即位后,迟迟不愿册封庾文君为皇后。这事拖了大半年,还是很多大臣联名进谏才不得已为之的。
  
  第三则是因为当了皇太后,结果年纪轻轻就被叛乱的苏峻祖约给逼死了。死的时候她才三十二岁。
  
  我们现在来看看明帝册封庾文君为皇后的诏书是如何写的吧:
  
  妃庾氏昔承明命,作嫔东宫,虔恭中馈,思媚轨则。履信思顺,以成肃雍之道;正位闺房,以著协德之美。朕夙罹不造,茕茕在疚。群公卿士,稽之往代,佥以崇嫡明统,载在典谟,宜建长秋,以奉宗庙。是以追述先志,不替旧命,使使持节兼太尉授皇后玺绶。夫坤德尚柔,妇道承姑,崇粢盛之礼,敦螽斯之义,是以利在永贞,克隆堂基,母仪天下,潜暢阴教。鉴于六列,考之篇籍,祸福无门,盛衰由人,虽休勿休。其敬之哉,可不慎欤!
  
  明帝的这道诏书里有几句话里的用词值得注意,很有些春秋笔法,如“思媚轨则”、“履信思顺”等等。在这样典雅堂皇的册封诏书中明帝干吗要说“思顺”、“思媚”呀?原因之一就是这位皇后有些母老虎气势,又一点也不温柔妩媚,这让明帝很不好受,所以在这样重要的传世文告中,还偏偏要把皇后的丑事给揭露一番。当然,皇帝司马绍也自我检讨了一番,即诏书中所谓的“朕夙罹不造,茕茕在疚”。这个里面所说的“不造”和“在疚”到底指什么,我们今天已经不得而知了,不过,也许与明帝自己的生母荀氏被出和自己别的什么事情都加以概说,反正这样的事情嘛,当时肯定大家都心里清楚,所以明帝也没有明说。
明帝在宫中藏了一位绝色女子
  
  明帝在诏书中还说,我为什么最终还是决定册立你为皇后呢?原因是朝中大臣老是唠唠叨叨翻古给我听,说要看在子嗣的份上给你一个名分,好让我的帝业能够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我实在厌烦得很,所以就叫人来册封你了,免得他们整天都来跟罗嗦废话。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