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为寻刺激私通庶母的南朝皇帝萧昭业

2016-02-22 16:48知历史->古代史

红潮导语:你说这萧昭业等侍之人是谁?为何竟如此心急火燎?原来萧昭业本是风流心性,自掌帝权,日日游乐后宫。时日一久,萧昭业对自己后宫嫔妃有些腻烦,欲寻些新鲜尤物。   

南朝永明十一年,齐武帝驾崩。因太子文惠早逝,皇太孙萧昭业被立为帝,是为郁林王。

萧昭业嗣立后,可谓天下无虞,太平无事,正好寻声色之乐,是故萧昭业疏于视朝理政,只是日日在后宫厮混。

却说一日黄昏时分,暮霭四合,昭阳宫左道的显阳殿里掌着数盏宫灯。萧昭业披件锦衫,倒剪双手,自在殿里来回走动。光晕中伫立着几个侍卫,萧昭业不时停住,谛听殿外动静。但除却风吹树叶发出的响动,殿外一片沉寂。萧昭业有些心急,是一种大喜前的急切。萧昭业心想:“以前做皇太孙,虽可寻些欢乐,然终不得任意尽兴;至此得了大位,权由己出,如若不尽情快话,岂不枉负了天意!”

萧昭业如此一想,急切之情更甚,很是有些耐不住性子。萧昭业一把扯掉披着的锦衫,露出一身黄衣绣袍。怡在这时,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很是急促。萧昭业精神突地一振,目视殿门。脚步声已到殿门。萧昭业看时,一人匆匆进来,正是太监徐龙驹。只见徐龙驹径奔萧昭业而来,快到近前时,欲行大礼,萧昭业将手一挥,急声道:“免礼!你且说说情况如何!”

宫灯下,只见太监徐龙驹满脸喜色,闻萧昭业说话,徐龙驹不敢怠慢,连忙道:“小的恭喜皇上!情况一切顺利,约模在过半个时辰,皇上即可见到霍娘娘了。”萧昭业依然急切,说道:“可把朕给等苦了!怎么还要托延时间?”

徐龙驹心知萧昭业欲火难捺,连忙谄笑道:“但请皇上再忍耐些时候,霍娘娘如此安排,实是大有文章。”萧昭业知着急无用,不如与徐龙驹闲扯一阵,也好打发时光。萧昭业强作平静状,缓声道:“你且将事情详细说来。”萧昭业说罢,在那正中的御座上坐下。

徐龙驹忙凑前一步,说道:“小的随霍娘娘依计去见太后,霍娘娘只说先王故去,情愿出家为尼,保洁守操。太后闻禀,果然大事,毫不相疑,即令小的引领霍娘娘往非空庵出家……”

萧昭业这时忍不住说道:“莫非你竟真个把霍娘娘领往非空阉去了?”徐龙驹连忙道:“小的纵有天大的胆,也不敢坏皇上的美事!小的随霍娘娘退出太后寝宫之时,正是过午不久,宫里宫外人员颇是繁杂,是故霍娘娘故意装作收拾行装,又称腹中有些饥饿,吃了些果茶。娘娘如此这般,只为托延时间,待到日暮天黑,即出太子宫,径往西宫来会皇上。恐皇上等得心焦,特遣小的先头报信,霍娘娘不一会自会随中书舍人杨珉前来。”

萧昭业闻言顿喜,笑道:“如此甚好!此事得以作成,你与杨皆有大功,朕自会赏你等的。”徐龙驹笑道:“多谢皇上恩典!”二人说笑之间,天已墨黑。萧昭业心情又激荡起来。

你道萧昭业等侍之人是谁?为何竟如此心急火燎?原来萧昭业本是风流心性,自掌帝权,日日游乐后宫。时日一久,萧昭业对自己后宫嫔妃有些腻烦,欲寻些新鲜尤物。

萧昭业的心事,早为太监徐龙驹看在眼里,心里已在琢磨献媚求宠的良策。一日,徐龙驹谄媚道:“小的已留意皇上数日,知皇上心事。为求皇上龙颜宽展,小的已想方设法,愿助皇上求得可心人。”

萧昭业精神了许多,说道:“你且说说看!”徐龙驹说道:“武帝后宫,没有皇后,出众之人唯有羊贵妃、范贵妃等嫔妃。然众妃皆已过中年,料皇上不会中意。但先皇的太子宫内,小的着实见过几个年貌韶秀、姿容绝佳的娘娘,如若皇上……”

不待徐龙驹说完,萧昭业大喝道:“大胆!你竟敢诱劝朕往先父宫中寻乐!看朕如何罚你!”徐龙驹却并不惶恐,坦然道:“小的一片忠心,但请皇上惩处!”说罢,屈膝跪下。萧昭业见状,哈哈大笑。半晌,方止住笑声,说道:“你且起身!朕如此说话,实是寻你开心,故意吓唬你。如此看来,你为朕倒下了一番苦心。”

徐龙驹起身说道:“侍奉皇上,敢不尽心竭力?”萧昭业欢喜不已,说道:“你且随朕往太子宫去。”

当下,萧昭业在前,徐龙驹随后,二人径往先父的太子宫而来。进得宫门,自有宫女们迎候。萧昭业看那些宫女果真个个出众,心说先父眼力着实不凡!宫女婢娥尚且如此玲珑,何况嫔妃宠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