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富豪榜上的西门庆,财富竟来自两个绝色富婆

2016-02-20 00:17知历史->野史

一天,西门庆跪在爹娘牌前,磕头遥拜父母在天之灵:“爹!娘!孩儿不孝,未能让爹娘看到孩儿现在的好光景!孩儿要牢记爹的教诲,多娶老婆多生财,让俺们家发扬光大!”

接下来,我们的西门庆同志不但自己抽空去商学院自费学习,同时家里来了个全体总动员,所有老婆及女儿女婿及至小厮丫鬟都按照各人特性划分职责和明确岗位。

西门家内务外务是酱紫改革整顿的:

1、李瓶儿家带来的小厮来福儿改名琴童,跟新买的两个小厮来安、棋童一起,先跟着平安、画童学着跑点杂务;

2、 金莲房中大丫头春梅、月娘房中大丫头玉箫、李瓶儿房中大丫头迎春、玉楼房中大丫头兰香,四个身高一致、脸嘴俊俏的小妞抽出来命名为宇宙超级美少女组合,购置演出服,把前厅西厢房改成练舞厅和教室,再把当初培养出二太太李娇这样的当红歌星的导师李铭(也是李娇的弟弟,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研究生导师)请了来家,教授四个美女吹拉弹唱:春梅琵琶,玉箫学古筝,迎春学三弦,兰香学胡琴。

李铭有天对西门庆说,这四个丫头灵气逼人,参加各类选秀节目的话,专业类完全没有问题,只需到时给她们编一个惨绝人寰的悲情故事博得评委和观众的眼泪和掌声就行了,至于随后到来的春节联欢晚会,到时使点钱应该可以上去露脸几分钟。

这样以后西门大官人不但平时可以在家欣赏音乐陶冶情操宴请宾客时家有私人乐队也倍儿有面子,而且还又多了一条升官发财的路子,完全可以通过这四个小明星去搞好上层关系,基本上现在的贵圈都是酱紫的。

“城里人都爱这样玩!”李老师对西门庆说。

不说西门庆边听边点头,那四个丫头听了都欢喜得了不得,每天更是勤奋,压腿下腰很刻苦。

李铭老师在西门家的教学费是每月五两银子,另外每天三道茶六顿饭点,把个李老师也欢喜得不要不要的:那时还没有进行教育改革,李铭老师在音乐学院的收入真当不了学院门口卖茶叶蛋的,李铭老师为此看见茶叶蛋就觉得自己的蛋好疼,OK,现在蛋不疼了,就是整天吃得牙痛,改革的春风让李铭老师很开森。

3、学李瓶儿,把临街的围墙拆了装修成两间铺面开当铺,注册资本是2000两银子,典当行经理是傅二叔,副经理是贲第传,财务总监是陈经济。陈经济负责钱款的收支,贲第传负责计量记账,傅二叔主要负责药材铺子那边的日常管理,兼职这边的文物鉴定估价。

对了,这个典当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职能:洗钱和放官吏债。以前西门庆都是用药店来掩护做这个,这几年不是各种中小型融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的崛起嘛,所以西门庆也名正言顺的开了一个。

洗钱就不细说了,尼玛只要是想来洗钱的官们,哪怕拿块石头来,下家都以宝贝的名义出巨资给要了,哪里像现在,需要官们苦练书法然后收润笔费,以文艺逼的方式洗钱。

放官吏债是西门庆的一个独门生意,放现在,实际就是人才储备和投资。

以前考公务员好难的,不但毛笔字要好,八股文更要好,能在八股文的基础上展现自己的文采韬略更是好上加好,但是,但是的但是,没有钱,一万个好都等于零,反之,有钱,一个好都没有还是可以做官,嘿嘿。

不过,好多凭真才实学考上公务员的都是些穷学生啊,比现在的大学生更造孽。即使当了公务员,没有发薪水以前也是捉襟见肘。赶考以前得要钱做盘缠住宿考试费伙食费等等,考上后走马上任还得走尼玛十天半月啊,还是得要钱。

还有,古代的皇帝好节约的,无论是谁当了官,官服都是自己定做,而且还得按照制式来做,官越大官服上的工艺讲究就更多,讲究越多制作费就越高,这样的情形就是:寒酸的,一套官服尼玛穿到死,不是洗的发白,就是全身都是补丁还油光光的;有钱的,同一款官服几种料子,春夏秋冬四季换着穿,一个季节至少两套不等,甚至年年穿新衣都可以。嗯嗯,现在的中小学生校服的发放和费用跟古代的官们倒是规矩一样。

所以,这个时候,亲爱的善良的对国家脊梁呵护备至的西门庆先生就站出来了:“啊哦,你没有钱租马请书童及车马费吗?啊哦,你没有钱置办官袍吗?没事没事,年轻人,我很看好你!来来来,我这里借给你,什么?哪里哪里,大哥我只希望你上任后努力工作勤奋找钱利国利己啊!到时什么都好说!”

嗯嗯,我是想说所以现在的大学生助学贷款就是西门庆先生最先开始的吗?

当然,助学贷款银行都要多少收点利息,西门庆先生也不是说就一点都不索取,他跟美国的那个《教父》一样,希望的还是种瓜得瓜,撒下去的是种子,收获的是一粒粒金黄的果实。

额,妈的,每一集《教父》里出现的男人都帅呆了,意大利黑手党那种天生的忧郁中带着性感、冷漠里带着爆发的特质简直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