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哪位中共高层曾连降6级 毛泽东称“太不公平”(2)

2016-02-22 21:51知历史->野史

  原标题:哪位中共高层曾连降6级 毛泽东称“太不公平”

  二、毛泽东称赞李先念的做法是“绝对必要和绝对正确的”

  全面抗战打响后,1939年1月,奉中共中央和中原局的命令,李先念率领一支由160余人组成的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大队自河南确山竹沟镇南下,向武汉外围挺进。

  中央军委及毛泽东对李先念的南下非常关心。要求李先念及所率部队应由铁路两侧到国民党不去之区域发展,在发展中目标尽量缩小,并多组织过渡形式武装,多求质的巩固。

  2月12日,毛泽东电示:“我军每到一处,均须发布告或宣言”,“广泛宣传,以打击反共顽固派”,唤起民众,一致抗日。

  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指示下,李先念在南下途中,一面传达贯彻党的六届六中全会精神,广泛地播下抗日种子,一面将各地党组织领导的分散的抗日游击武装穿珠成串。继新四军挺进团成立后,6月,李先念和陈少敏等在京山养马畈主持了鄂中区党委会议,统一了大家的思想,决定在鄂中打出新四军的旗帜,并统一豫南和鄂中党的武装,建立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下辖5个团队,使中原敌后产生了第一个游击主力兵团。

  新四军豫鄂独立游击支队一经成立,在李先念的率领下,高举新四军的抗日旗帜,向鄂中、豫南、汉水和淮河两岸的敌后挺进,机动灵活地打击汉奸、伪军和零星日军,发展与巩固自己的力量,逐步创建根据地。可是,国民党顽固派在边区制造了一次又一次反共磨擦,使新生的根据地和人民武装面临着严峻局势。

  在党中央和毛泽东的正确决策下,中原局作出了创立最坚强的抗日游击队伍,建立鄂东、豫南、鄂中抗日根据地,并使之逐渐连成一片的决定。11月中旬,李先念与朱理治、陈少敏、任质斌等在四望山召开会议,决定撤销鄂豫皖、豫鄂、鄂中三个区党委,统一成立新的豫鄂边区党委,并将以上各地党的武装统一整编为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

  1940年1月3日,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在湖北京山八字门正式建军,李先念任司令员。同日,毛泽东致电刘少奇,指示“李先念的任务是巩固现地策应我军”。刘少奇根据党中央及毛泽东的指示意图,从苏皖敌后给李先念发来指示:“所有在鄂中、鄂东活动,我党所领导的部队,统归你们指挥节制,部队番号改称挺进游击纵队”。

  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建军时,国民党顽固派正发动第一次反共高潮。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领导下,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采取“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进行坚决自卫。

  4月17日,李先念、任质斌等率纵队主力东进,对盘踞在大小悟山地区的程汝怀部展开攻击,击溃了顽军,控制了大小悟山地区,并发展了抗日武装,在边区粉碎了第一次反共高潮。

  对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的反顽自卫战争,毛泽东给予了很高的评价。5月4日,他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给中共中央东南局关于“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的指示电中,不仅充分肯定李先念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政策提出强硬的抗议“就是好例”,并明确指出“李先念纵队反对顽固派对鄂中和鄂东进攻的自卫战争,……是绝对必要和绝对正确的”。

  毛泽东的高度评价,对正在开展鄂豫边区敌后抗日游击战争的军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同时,经中央肯定和传播的鄂豫边区之新鲜经验,对发展华中各抗日根据地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三、毛泽东指示李先念,“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抗日战争胜利的到来,是毛泽东早就预料到并做着准备的。但它来得这么快,却是毛泽东所没有想到的。

  抗战胜利后的中国是一个矛盾而又复杂的中国。中国何处去?毛泽东在思考,蒋介石也在思考。民族战争的硝烟刚刚散去,内战的阴霾又笼罩大地。一直在保存实力、坐待胜利、准备内战的蒋介石,迫不及待地想抢夺抗战胜利果实,剑锋直指解放区。

  1945年8月10日,日本乞降消息传出的当天,毛泽东就对孤悬敌后,独撑武汉外围抗战局面,直属中央军委指挥的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部发来指示,对第五师和边区进行了新的战略部署。毛泽东指出:“苏联参战,日本投降,内战迫近,你们所处地位,不可能夺取大城市,而应乘机扩大地区,夺取武装,夺取中小城市、交通要道,限令伪军反正、投降,并按指定地区驻扎,否则即予以消灭,立即投入准备对付内战这一新的严重斗争。”

  对抗战胜利到来后所面临的复杂形势,李先念也忧心忡忡。他与郑位三、陈少敏等联名致电中共中央:“形势突变,一切出人意料之外,我们领导机关及干部,对此全无经验,加之地区辽阔,难以照顾周全,深抱急忧……国内蒋军必四方逼近,我主观弱点太多,虽有兵4万,但地区太大,不敷应用。且今后内战需要正规战、运动战始能解决问题。我目前全力抢武器、资源,作一切准备,着重为了应付内战。”因此建议:(一)某些地区、特别是平原丧失后,应以大别山西部、桐柏山东部为反内战基地。(二)八路军南下二梯队立即星夜出发,暂在边区待机一时,协助控制山地,调整阵容。最好能留在边区,则可整编四至五个旅,应付内战,更有把握。

  李先念决心坚守中原、加强中原的战略性建议,深为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赞许。12日,中央同意在鄂豫皖建立中央局,并决定派徐向前任中央局书记。因徐向前患病,“中央指定郑位三为副书记,在徐向前未到之前代理书记”。

  8月15日,毛泽东谆谆告诫李先念:“时局虽急变,大局于我有利,你们是有经验的,必须对付新环境!只要手里集中一至二万精兵,什么也不怕。整编四五个旅甚为重要,半月左右能否完成?”这次来电,就意味着毛泽东对李先念的建议作了肯定的回答。

  8月14日、20日、23日,蒋介石连续三次致电毛泽东,邀请其速到重庆“共定大计”。毛泽东在应邀去重庆谈判前,与刘少奇谈了一天一夜,告之密切关注东北和中原问题。

  10月11日,在《国民政府与中共代表会谈纪要》(即“双十协定”)签署的第二日毛泽东回到延安。由于过分的紧张工作,毛泽东于11月中旬病倒了。

  1946年6月,毛泽东的健康基本恢复,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此时的中原解放区已是大军压境,战云翻滚。经过精心部署的蒋介石,认为彻底消灭中原解放军的时机已经成熟,遂密令郑州绥署主任刘峙,统一指挥第五绥靖区和武汉行营之第六绥靖区,按既定计划,先速歼中原李先念部,并指令担任攻击的各部队,务必于6月22日前秘密完成包围态势及攻击准备,于7月1日占领中原军区司令部宣化店,实施攻击。

  面对严峻的形势,党中央和毛泽东以非凡的革命胆略和无比的勇气,作出重大战略决策,指示中原解放军坚决突破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实行战略转移,粉碎敌人的阴谋。

  6月23日,在收到李先念和郑位三关于突围部署电报后,毛泽东立即以党中央的名义复电:“所见甚是,同意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今后行动,一切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要请示,以免延误时机。望团结奋斗,预祝你们胜利。”

  26日晚,中原军区部队按照党中央和毛泽东批准的突围部署,分路举行突围,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战略转移行动,打响了解放战争第一枪。

  10月1日,毛泽东在为中共中央起草的对党内的指示《三个月总结》中,对李先念率部中原突围给予高度评价:“过去三个月内,我中原解放军以无比毅力克服艰难困苦,除一部分转入老解放区外,主力在陕南、鄂西两区,创造了两个游击根据地。此外,在鄂东和鄂中均有部队坚持游击战争。这些都极大地援助着老解放区作战,并对今后长期战争起更大的作用。”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