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文革中江青威胁周恩来:不是我们你也会被打倒(5)

2016-02-22 20:57知历史->野史

  12月16日,由江青一伙策动,在工人体育馆召开“北京市中学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誓师大会”。那天,“中央文革小组”的几个头头都去参加大会。在这次大会上,江青活像一个泼妇,竟对“小将”们撕破脸皮,破口大骂。她威吓说:“对于一小撮杀人犯、打人的、破坏革命的,这样一小撮,我们要坚决地实行专政!”她事先未向周恩来打招呼,突然当场点了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副秘书长雍文涛和不在场的“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王任重的名字,诬陷他们是“保守组织”的“后台”,还逼周荣鑫、雍文涛到前台低头认罪,并且指着他们的鼻子说:“我希望你们对于青年的、犯了错误的同学们,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态度;对于中年的老年的,坚决死不回头的执行资产阶级路线的人,斗倒、斗臭、斗垮!”

  面对江青的突然袭击,周恩来异常震怒,但仍然尽力克制。人们看到,从来不抽烟的周恩来,伸手拿起一支香烟,默默地抽着,神色十分严峻。主持会议的同学觉察到会场上的紧张气氛和总理的愤慨。

  在陈伯达讲话后,周恩来从容自若地走到台前。针对江青对“西纠”声色俱厉的指责谩骂,他关注地说:“总结这四个月的经验,成绩是主要的,新生事物在成长过程中,不可能没有毛病,没有缺点,没有错误。这是事物发展的规律。像一个新生的孩子,刚从胎里出来,毛手毛脚的,长一个疮呀,长一个疱呀,把它割去就是了,新生的力量总是要成长起来的。”这个时候,全场响起了长久不息的热烈响亮的掌声,说明了人们的意向。

  江青一伙策划这次会议的背景是:这时从中学到大专院校的红卫兵中,早已兴起来势凶猛的反对中央文化革命小组的怒潮。12月5日成立的“联动”组织,把斗争矛头直指“中央文革”,贴出“‘中央文革’某些人不要太狂了!”“联动敲响了‘中央文革’的丧钟”的标语,震撼了江青一伙。12月12日,《红旗》杂志专门发表社论,提出“斗争矛头对准什么,这是大是大非问题”;13日,康生恶狠狠地说:“对反对‘中央文革’的反革命分子要实行严厉的镇压!”14日,康生再次恫吓:“对反革命分子实行镇压,这是最大的民主!”这天江青在台上这番咬牙切齿地谩骂,不过是这种恫吓伎俩的继续。实际上,对“联动”的镇压行动已经开始:“西纠”、“东纠”和海淀区纠察队都有许多人被捕。周恩来讲到那些被捕红卫兵的时候沉痛地表示,因为他们是青年,只要他们诚心悔过,交代出犯错误的原因,就应该得到宽大处理,这样也可以更好地教育我们大家。

  同时,周恩来深知,江青一伙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能做得出来的,他惟恐这些青少年继续遭受他们的镇压摧残。周恩来出于真诚的爱护,在第二天接着召开的“誓死扞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夺取新的伟大胜利誓师大会”上,为了尽早解除江青一伙镇压的借口,劝告各纠察队马上自动解散,他说:“我提议现在各个学校最好取消纠察队这个名字,我希望你们自动取消。纠察队的名字是你们自己起的,我们采取民主的方法,你们自己取消。”

  江青终于向“联动”下了毒手,十几岁的娃娃生平第一次走进监狱。

  孩子们见到周恩来如同见到父母,哭喊声响成一片

  江青一伙心毒手狠,悍然下令对“联动”进行大规模的残酷的镇压,他们狡狯地躲在幕后,唆使大学生来斗中学生。就在第二天,12月18日,江青、张春桥、关锋、戚本禹、姚文元、谢富治等,在人民大会堂接见首都红卫兵第一、二、三“司令部”和首都兵团以及一部分大专院校红卫兵代表,煽动他们镇压西城、东城的红卫兵纠察队。

  本来,11月20日中共中央刚向全国批转的《北京市委重要通知》说:“任何厂矿、学校、机关或其他单位,都不许私设拘留所、私设公堂、私自抓人拷打。这样做是违犯国家的法律和党的纪律。”同时规定:“如果有人在幕前或幕后指挥这样做,必须受到国法和党纪的严厉处罚。”江青自恃特殊,完全无视这个通知,继续在“幕后指挥”,还把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谢富治找来,一起给这三个“司令部”的非法抓人的犯法行为出点子,使它转为“合法”化。江青说:“听说你们抓了很多人,我很怕你们走向反面,犯错误。抓来的人,你们可以交给公安部,让他们替你们管,告诉公安人员管好,随叫随到,发生问题由他们负责。”

  提起红卫兵纠察队,江青咬牙切齿地说:“红卫兵的纠察队不管是什么样的,都要解散。”她还恶狠狠地说:“北京的这股歪风一定要镇压下去,给全国做个示范。对于那些打人多的,态度不好、年纪大一点的,可以镇压,一定要判死刑;年轻的可以死刑缓期。”关锋说:“把西城区纠察队的后台查出,严重的枪毙!”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