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黎东汉:与红色电波同行的开国将军

2017-07-24 09:50知历史->人物

王震:“电台是十八师的千里眼、顺风耳”

1935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撤离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为了配合主力的突围行动,总部决定红六军团十八师留守根据地,迷惑和牵制敌人,掩护主力撤离。贺龙在师以上干部会议上对十八师师长兼政委张正坤说:“这回你们十八师要更艰苦一些。要狠一点打,机动灵活地打,把敌人吸引住,掩护主力南下。”

红六军团政委王震代表总部到红十八师看望全体指战员,把一部5瓦电台调配给红十八师,在红十八师成立电台队,派黎东汉任电台队长,以保证总部和红十八师的通信畅通。王震特别嘱咐他的浏阳“小老乡”黎东汉:“电台是十八师的千里眼、顺风耳。一定要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电台。”张正坤十分重视电台,专门派了警卫连的两个班负责电台的保卫和搬运。

红十八师下辖五十二、五十三两个团,五十三团是老部队,五十二团是由游击队改编而成的,全师3000多人。总部的命令、敌情的侦听都要靠电台,黎东汉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

11月10日开始,红十八师即向永顺、保靖方向发起佯攻,把湖南方面的敌军引向酉水南岸;19日当主力转移时,他们又调头北上,直逼龙山、来凤,牵制湖北敌军。素有“游击专家”之称的张正坤,率红十八师忽左忽右,忽南忽北,在根据地腹地与敌周旋。

12月14日深夜,黎东汉抄收到总部发来的电报:“主力已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你部可相机突围与主力会合。”于是,红十八师指战员开始了杀出重围的浴血奋战。

12月26日,红十八师经咸丰忠堡等地抵宣恩晓关,与敌四十一师一个团遭遇。一股敌人冲到师部附近,电台队在警卫班的掩护下,边打边撤,与敌人脱离接触。这时电台运输班长急报:电台丢失!黎东汉惊呆了,没有电台,红十八师就成了聋子、瞎子,随时有被消灭的危险。他决绝地说:“就是死也要把电台找回来!”他命令警卫班组织火力掩护,自己带着运输班长,冒着枪林弹雨原路返回。最后,他们找回电台,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

红十八师到达咸丰黑洞后掉头南下,这一带曾是红军的游击根据地,群众基础好,部队顺利地到达朝阳寺罾沟渡口。这天是1936年的元旦,张正坤带领队伍涉过冰冷刺骨的唐岩河,刚爬上对岸长岭冈山头,就和敌人遭遇。敌人放过先头部队一个营,等师部的30多人一到,突然围了上来,大喊“抓师长”。一敌兵扑上来扭住张正坤的胳膊,他挥拳将敌兵击倒,两个警卫员抱住他顺着三四百米长的湿滑山坡滚了下去。黎东汉冲电台队大喊:“同志们,滚!”大家抱着电台和器材也滚下山去,冲出了敌人的包围圈。可笑的是,敌“剿总”发出通报称:“由招头寨窜去之伪十八师残部一日抵朝阳寺以西,被周旅何团猛击,毙伪师长张振(正)坤以下一百余。”

当晚,部队在咸丰与黔江交界处的砂子场宿营。张正坤命令电台马上同红二、红六军团总部联络,可电台在长岭冈滑坡时摔坏了。张正坤非常着急,因为没有电台联络,明天就不知道怎么走。黎东汉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他拆开电台外壳,卸下摔坏的4根电子管,把破损的灯座残片拼好用苎麻缠牢,换上备用的电子管,再打开发信机,用小刀把调谐电容器摔得连在一起的动片、定片一片片地拨开,接通电源一试,电台能工作了。张正坤亲自提着一只鸡、一只鸭到电台队:“这是犒劳你们这些‘顺风耳’的,你们立了大功!”黎东汉立即给总部发了一份关于红十八师现状的紧急电报,并抄收了总部的回电。此时,主力已转移到湘黔边的新晃、玉屏一带,四川酉阳、秀山一带无大敌防守,总部命令红十八师迅速南下与主力会合。

红十八师经四川黔江、酉阳、贵州沿河、松桃、印江,于1月10日到达江口县的茶寨。在这里,黎东汉抄收了与主力会合前的最后一份电报:“昨日克江口县,你部明往江口归建。”1月11日,萧克、王震等亲自出城20多里,迎接红十八师的到来。战友重逢,相拥洒泪。萧克、王震称赞红十八师是“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在两个月时间里,十八师浴血奋战,牵制敌军近10万众,转战15个县,行程近4000里,胜利完成了掩护主力转移的任务,全师只剩600多人,2000多指战员血洒战场。

红十八师与主力会合后,归还红六军团建制,黎东汉回红六军团部,后任军团部电台队长,随部继续长征。抗战至解放战争时期,他先后任三五九旅(六军团改编)电台队长和三科科长、中原军区司令部通信处处长,随王震南征北战,保证了通信联络的畅通。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