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潜伏者”赵炜:一道假命令改变东北战局(3)

2018-01-09 09:55知历史->人物

“潜伏者”赵炜:一道假命令改变东北战局

赵炜

赵炜,1919年农历九月二十四出生,河北文安县人。他毕业于黄埔军校(即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军校)十六期,是杜聿明和陈诚掌管国民党东北军政时期,潜伏在他们身边的我党高级卧底。他作为少校作战参谋主管东北国民党军司令部的机密室,并负责标示国民党军的东北各区的兵力配置和团以上兵力驻地表。他与李克农手下大将“石坚”单线联系,是中共中央安插在国民党军东北司令部当中的一张王牌,代号902。赵炜送出大量有价值的情报,他是我党获得第四次辽南战役胜利的大功臣,在四平战役中也出力甚大。

他潜伏在国民党军东北保安司令部的这个阶段正是国民党军和东北民主联军相持阶段的最后一个时期,是国共东北战局的转折点。赵炜的情报和一道假命令直接导致了13军的89师和54师的162团被歼灭,使得国民党军剩下的进攻部队纷纷逃窜,南满的东北民主联军各部队一举收复大片失地,直接扭转了东北民主联军在南满地区的不利战局,国民党军在东北全面转入防御。本文作者康狄2011年至2013年期间对赵老进行了多次采访,依据采访录音和赵老提供的材料整理出此文以飨读者。

黄埔开学典礼见到蒋介石

由于少年时期家境贫寒,我很早就走出家门,外出当学徒,为了生计,我进入了黄埔军校桂林分校第一大队第三中队当学员。大约1939年9月底、10月初的样子,我在中央军校桂林分校十六期的开学典礼上见到了蒋介石。他穿着精神的中山装,发表演讲,我只记得他当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们的兄弟姊妹就是我的兄弟姊妹”,觉得挺感人的。蒋介石训话之后,举行了阅兵,我因为个子比较高,站在了第一排,当了旗手。

1940年秋天,我从黄埔军校桂林分校毕业了。我的改变特别大,普通人经过了军事训练,就是不一样了。在军校里面,我的着装、走路、身形、敬礼姿势等都是非常标准的。我系统地学习了射击学、土木工程、测绘、战略战术、步兵操典等课程。毕业的时候,我穿起武装带,佩上了蒋介石赠送的中正剑,上面写着“不成功,便成仁。校长蒋中正赠”的字样。我觉得自己很光荣,也很威风。

人生观慢慢改变

毕业后,我作为少尉见习官,被分到了第五战区的汤恩伯部的第31集团军下属的13军独立团机枪连训练新兵。我和另外一个同学被选为代表,去见了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给他送了一面锦旗,并向第五战区长官部报到。李宗仁住在老河口一位平民的房子里,房间很简陋,没有地板,铺了一层芦席,摆了一张办公桌。李宗仁非常和蔼可亲地和我们握手,勉励我们,他寒暄了几句,让我们和他一起照了张相就让我们走了。李宗仁没有架子,令人亲近。

我工作的13军独立团实际上是补充团。我所在的机关枪连按理说有三个排,可是实际上只有一个排,全连也只有两挺马克沁重机枪。我在连里的职务是排长,可是我这个排有两个排长,我是大排长,还有一个二排长。我的见习期满了,正式升任中尉排长。我到了补充团半年后,一直没机会上战场,觉得待在补充团没有意思,就和在三连当排长的同学一商量,两个人决定脱离13军,到陕西去投奔我们桂林分校的学生总队的总队长,他在陕西当师长。没想到,我们千里迢迢赶过去投奔,却被他狠狠训了一顿。我们很丧气,就又回到了河南老河口第五司令长官部所在地。我找到了同学、好朋友——在第五司令长官部当参谋的朱建国。因为我没有工作,西北军系统的池峰城的30军正在招人,我准备过去当排长。朱建国把我劝住了。朱建国说,你不要去,就在这等着,等我给你找份好工作。于是我就在朱建国的住处住了下来。

朱建国在五战区管参谋处绥靖组,这个绥靖组是专门对付共产党的。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国民党对共产党还是有防范的,朱建国的绥靖组缴获了很多中共印制的宣传小册子,有什么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等。我闲得无聊,就看看这些书。朱建国下班回来后,我常常和他聊时局,聊人生。当时我还不知道,朱建国已经接受了中共的主张了。朱建国看中共的书看多了,就信服了中共的宣传和理论。这段时间,我的人生观也发生了很大转变,也寄望于共产党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