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潜伏者”赵炜:一道假命令改变东北战局(2)

2018-01-09 09:55知历史->人物

一个假命令,重创国民党13军

袁泽回去一个月后,“石坚”就派沈秉权和吕淑兰夫妇在离我办公地点不远的地方设立电台。我每个月偷偷带一册兵力配备表出来,交给他们,让他们发给中共中央情报部。此时,杜聿明已经向国民党军参加这次战役的各军师,下达了集结地及进攻地点、时间的命令。我将国民党军的作战计划全部详细写出,交给沈秉权发往陕北。我不仅将作战计划报告中共中央情报部,还用一则假命令,灭掉了国民党军13军大部。

13军接到杜聿明的命令后,立即迅速从赤峰将其89师和54师调至沈阳。我为了摸清这两个师到达沈阳及出发的时间,以看望同学为名,在沈阳南站上了13军司令部的列车。

在那里,我找到了在该军司令部任参谋的同学,畅叙阔别之情。我俩谈得正欢的时候,13军军长石觉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责问我道:“你是什么人?谁让你到车上来的?”我立即立正向他行礼,说:“报告军长,我是司令长官部的参谋,到车上看望久别的同学。”石觉厉声吼叫:“快给我下去!”他这种粗暴行为,使我和我的同学都十分尴尬,但毕竟他是个中将军长,我们都是小小少校参谋,不得不忍气吞声,由他大声怒斥。

下火车时,同学也不敢送我。回到司令部参谋处我立即起草一道命令:“急电,石军长:你军车运至清原后火速急行军至新滨三源浦,迅速进入阵地,进行强攻,占领兰山制高点,不得有误!”因为我大致了解,在兰山脚下,我民主联军已布置好袋形阵地,正等待13军钻口袋呢!兰山地势险要,三面均为高山,呈凹字形,只要进山仰攻,必被全部歼灭。该命令经作战科长、参谋处长签字,参谋长赵家骧“画行”,签名,迅速发电13军。所谓“画行”即批准的意思。该军到达清原后,立即以急行军速度向新宾、三源浦进发,进入我兰山阵地后,进行强攻。他们正好钻进我军布置好的“口袋”之中。89师及54师162团被歼灭。13军遭到重创后,其残部、北路南路部队纷纷逃窜。

没想到,我的这则命令直接导致了国民党军整个战役的彻底失败。这场战斗在全东北战场上也是一个极为重要的转折点。因为这标志着杜聿明“南攻北守,先南后北”战略的失败,国民党军不得不从全面进攻转入全面防守,东北民主联军则取得了战略主动。

蒋介石大骂杜聿明指挥不力。杜聿明挨了顿臭骂,心里很恼怒,就回司令部查看是谁下达了这条命令。后来发现是我起草的作战命令。不过,我一点事情也没有,因为命令的电文稿上有作战科长、参谋处长、参谋长的签字。我作为作战参谋,作战命令是其基本业务。有这么多人的签字,也不好搞清楚,到底是谁的主意。杜聿明就在电文稿上写下了“该参应予申斥”六个字,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获中共中央情报部嘉奖

1947年5月中旬起,东北民主联军发动夏季攻势,分别在中长路两侧、沈阳、吉林线及热河、冀东、南满地区发起进攻。6月中旬,民主联军又集中力量围攻四平。四平位于长春、沈阳间,是战略要地。这时我将国民党军的调动部署及时告知密台的沈秉权,又立下大功。

民主联军围攻四平时,我随郑洞国至开原前线指挥所任参谋,沈数次到开原来取情报。当时我将四平敌71军的城防部署、防御工事以及长春新7军和沈阳新6军增援的兵力部署详详细细地告诉了沈秉权。6月初,我军攻克昌图,进占开原,郑洞国撤回沈阳。我辽东部队攻克安西。南满部队收复宽甸、风城、安东、庄河、复县并攻克本溪。6月14日,民主联军对四平发起总攻。经过半个月奋战,歼灭敌军一万余人,敌71军副参谋长被击毙,俘虏敌军六千余人。后因敌新六军援兵赶到,民主联军于6月30日撤离四平。

自民主联军夏季攻势以来,五十余天国民党共损失八万三千多人。我军收复城镇42座,解放区扩大了16万平方公里,使东、西、南、北满解放区连成一片。国民党军则被压缩在中长路、北宁路及沈吉沿线以沈阳为中心的狭长地带的少数据点上,只得由全面防御转入重点防御。东北战局发生了带根本性的改变。从此,东北战场的主动权便为我民主联军牢牢掌握。

自4月份,沈阳地下党为我建立秘密电台以来,因为送出去的情报重大而及时,中共中央情报部特来电给我嘉奖。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