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烈士后代忆彭德怀:自掏腰包亲下厨做首长菜

2016-02-25 05:49知历史->人物

  彭伯伯有着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和党性原则,非常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本色。在吴家花园那段时间,彭伯伯经常和身边警卫人员一起开荒种地,自己种菜腌菜,他说自己原本就是农民子弟,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他对当时亩产万斤的说法怎么也不相信,就亲自丈量平整了一分地,从播种、施肥、收割每一步都坚持精耕细作,还不时请教村里农民,结果一年下来一分地才打了90斤粮食,为此他将此事报告给了中央。彭伯伯与村里人关系处得也很好,哪家有个“红白事”,他都欣然前往为其主持,哪家孩子上学了,他都花钱给买个书包,为了让挂甲屯村民用上电灯,他自己特意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花了1500多元钱给村里拉了一条电线,装上电灯。好几次我们去彭伯伯家,都看见他和村里的农民们坐在一起聊家常,那些农民都像是刚从地里干活回来,穿着系红绳的“缅裆裤”,浑身沾满了泥土,闲聊过程中还不时地把烟袋锅往鞋底上磕磕,连我们这些晚辈看着都有些不习惯,可是彭伯伯从来都不在意这些,和农民们处得像亲兄弟一样。

  彭伯伯非常喜欢我的儿子陈正烈,一直与他以“老同志”“小同志”相称,当时彭伯伯的书架里放着一对木雕书架,是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大将赠给他的,彭伯伯很是珍惜,始终留在身边。小家伙第一次到彭伯伯家里就喜欢上它,此后经常拿这对书架玩耍,彭伯伯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回原位。一直到彭伯伯调到成都担任“三线”副总指挥走之前,才叮嘱警卫参谋把这对书架作为礼物送给正烈,勉励他好好读书,长大多为国家做贡献。至今,我们家始终保存着这份珍贵的礼物,作为对彭伯伯深厚感情的寄托。彭伯伯知道“小同志”嘴馋,就让警卫参谋景希珍骑着摩托车从海淀菜市场花5角钱买来两斤小黄鱼,自己烧火热油炸小鱼。小家伙一闻到鱼腥味就跑过去,围在锅台边眼巴巴地瞅着黄灿灿的小鱼,彭伯伯就把刚炸好的一条小鱼递给他,小家伙也不怕烫一股脑全塞进嘴里,伸出手便要,彭伯伯又递给他一条,一条小鱼还没下肚伸手还想要,彭伯伯挥了挥手笑着说:“让你这个‘小同志’尝尝生熟,喂饱你这个小馋虫大家就没得吃了,等开饭大家一起吃吧。”每次看到我们这些烈士子弟狼吞虎咽的吃相,彭伯伯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笑容,眼睛里总闪烁着欣慰的目光。从平江起义上井冈到横刀立马走长征,从血雨腥风战太行到纵横驰骋大西北,从保家卫国赴朝鲜到庐山会上进忠言,一路挥斥方遒、披坚执锐、过关斩将,彭伯伯身边牺牲倒下的战友不计其数,如今彭伯伯竭尽所能地照顾我们这些烈士子弟,我想面对如此处境,做这些事情对彭伯伯内心来说也是一种安慰。

  最后一次见彭伯伯,已是1965年的深秋,那时中央已决定派他到西南去领导“三线”建设,彭伯伯让警卫参谋景希珍将所有的旧报纸卖掉,所得40元全部拿来请客,那天我和爱人有幸去给他老人家送行,表达了我们一家对他的祝贺。“文化大革命”开始后,我们一家无从打听到彭伯伯的消息,直到1973年才从彭伯伯侄女彭梅魁处得知他的近况,母亲便隔一段时间攒点钱,让正烈买一些牛肉辣酱、果汁和茶叶,然后托彭梅魁、彭钢捎给彭伯伯。1974年11月29日,彭伯伯不幸离世,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没法见他老人家最后一面,母亲带着我们一家人,在他逝世的301医院门前马路上徘徊良久,最后找了一处离停放他遗体最近的地方默哀。

  徜徉在林间小道,感叹岁月如梭,时过境迁。彭伯伯离开我们已经40多个春秋,如今回忆起与彭伯伯的点点滴滴,心头仍然泛起他老人家和蔼而又伟岸的形象,仿佛就在昨日、就在眼前。回想我这一生,也算没有辜负他老人家的心愿,尤为欣慰的是儿子正烈,这个彭伯伯最为喜欢的“小同志”走上了和我父辈一样的道路,从军38年已从一名小战士一步步成长为共和国将军,正在尽心竭力地为党和国家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这也算是告慰彭伯伯的在天之灵了。(陈晃明)

责编:邢若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