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曹禺女儿:父亲曾反对我们走文艺道路

2016-02-23 16:38知历史->人物

\

  上世纪80年代曹禺、万方父女在家中

  万方编剧、赖声川导演、蓝天野和李立群主演的《冬之旅》是开年最火爆的话剧,一票难求。不仅如此,《冬之旅》也获得了近乎一边倒的好口碑,被称作少有的情怀之作。编剧万方曾因该剧荣获了2014年老舍优秀戏剧剧本奖。万方说,《冬之旅》这个戏的起源,跟蓝天野老师有关。有一年,蓝天野与万方在小剧场里相遇,天野老师对她说,“万方你能不能写一个像我这样的人?”

  万方的父亲曹禺与蓝天野感情深厚,蓝天野的提议就像是给她的叮嘱也像是给她的命题作文,这个命题一直在她心头萦绕,多年后万方才想出了答案,“《冬之旅》里就包含很多困惑,我想得到答案。比如说伤害和怨恨、忏悔和宽恕,每一个人都不敢说对别人从没有过伤害,或者从没有存在过一丝的怨恨。这样的情感会变成忏悔和宽恕吗?忏悔和宽恕又意味着什么?人们会认为忏悔意味着要承认自己做错了,这个实际上很难;而宽恕更难。我想到宽恕时,就想到‘打你的左脸,你把右脸伸出去’,这个是要有信仰才能做到。还有我想到忘却,你忘却了,它就不存在了,但是该不该忘却?所以戏里包含了我很多很多困惑,但我是不是找到答案了?我也不敢说,写戏就是不断地向答案靠近。”

  从小跟着父亲进剧场看戏

  虽然早已是著作等身的剧作家,但万方说:“别人介绍我时,肯定首先要提我爸爸,都会说:‘这是曹禺的女儿。’”对于今年62岁的万方来说,“这个身份,我以前并没有太多的感觉,但是近些年会想,这个身份对我意味着什么?我觉得我还挺幸运的。”

  回忆小时候,万方印象最深的,就是等爸爸回家。“我们家住在北京的张自忠路,院子里面,大门还套着一个小木门,平时只开着一个小门。因为我爸经常不在家,有时候我妈也出去,只剩下我跟妹妹两个人在家,我就特别期待爸爸回来。这成了我生活中一段很重要的时光,我印象特别深,期待着小木门一开,外面的街灯照进来。因为这样的次数太多了,我就会想,爸爸到哪去了?当他回来的时候,他们有时候会很热烈的讨论刚看到的戏,我就知道他们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发生了特别好的事情,特别值得吸引他们,同时也吸引我。虽然我那么小,但从那时候我就知道戏剧在一个地方上演着,这给我特别深的印象。”

  万方大一点的时候,父亲曹禺会经常带她去看戏。让她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看一个戏叫《芦花记》,在北京老长安剧院,万方坐在楼上,看到《芦花记》里写一个后妈对孩子不好,给孩子穿的衣服不是棉花是芦花,所以孩子非常非常冷,很可怜,6岁的她就很难过,趴在楼上第一排的栏杆上哭了。当时万方就感觉到父亲对她的哭很欣赏——作为一名戏剧家,曹禺显然很欣赏自己的女儿这么小就能被舞台上的人物和发生的事情感动。

  曾在剧场偶遇周总理

  万方后来去人艺看戏很多,她说:“我爸爸跟蓝天野叔叔都是同事,平时非常熟,在一起谈笑风生会很热闹。但有的时候他带我去后台,在演出之前,那时候我很小,他拉着我的手,我远远看见天野叔叔走过来了,我以为他们会很热情地打招呼,但是他们就像谁也不认识谁一样那样走过去。我觉得很奇怪。我爸爸很骄傲地说:‘他在酝酿情绪,不能说话’。”

  还有一次万方在首都剧场看戏,坐在六七排的位置,忽然觉得后面来了一个人,她一看,竟然是周恩来总理来了。“他很喜欢话剧,他跟我爸爸是同学,都是南开的,他们从那时候就对话剧很有感情。周总理来看戏了,他可能很忙,戏演到一半的时候,他会悄悄地弯着腰走过来,坐在观众席上,非常非常小心不要影响其他人。”

  万方说:“那个时候,不觉得他是总理、是国家领导,而就是一个观众。我觉得我跟他是一样的,我们都坐在观众席里。是艺术的力量,可以让我觉得我们都是一样的,我们都为之感动,为之吸引,由于周总理跟我们坐在一起,让我会有这样一种感受。”

  正是因为这些从幼年时代起就对她影响深刻的关于剧场的记忆,让万方一直觉得艺术、舞台很神圣,从心底里对戏剧充满着敬畏之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