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行为之龌龊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员到底干了啥?

2017-05-14 00:48知历史->近代史

原标题:“行为之龌龊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员到底干了啥?

11日,中纪委旗下《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辽宁锦州凌河区委原书记邓为民严重违纪问题剖析和邓为民的忏悔书。

“政事儿”注意到,对于邓为民的问题,《中国纪检监察报》措辞严厉,“寡廉鲜耻、贪欲无度、骄奢淫逸,‘六项纪律’一个不落全部违反。辖区群众戏谑道:他的名字就是个笑话——‘为民’吗?分明是害民!” 并援引调查人员的点评称,邓为民“情趣低俗,道德败坏,行为之龌龊令人瞠目结舌。”

那么这个名为“为民”、实为“害民”,“行为之龌龊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员,到底干了啥呢?

邓为民生于1966年,现年51岁,曾经是小学教师,转入仕途后历任锦州市古塔区委常委、宣传部长,锦州市凌河区委常委、副区长、常务副区长等职。自2011年起,先后担任锦州市凌河区区长、区委书记。

今年1月7日,邓为民被宣布调查;3月24日被“双开”并移送司法机关。

“产生了和纪检干部同归于尽的错误想法”

上文提到,邓为民“六项纪律”一个不落全部违反。先看看其违反政治纪律方面的问题。

邓为民自述,自己曾经千方百计找关系拉拢市纪委领导和办案人员,对抗组织审查。

“在我的努力下,与市纪委一名年轻办案人员建立了‘哥们’关系,他帮助我将多笔银行查询信息进行篡改和删除,告诉我案件调查进展状况。当我感觉到组织上肯定要深查了,光靠一个年轻人不行,就与其商量找一找领导,打听了解他们领导的喜好,多次打电话、发信息,在他们住宅楼下等待。当被这些领导严正地拒绝后,我感到绝望,甚至产生了和他们同归于尽的错误想法。”

据官方披露,邓为民曾拿着礼物,在纪委领导的住宅楼下等,结果送礼被拒。之后,他在一个本子上写下了一句话,“既然你们不让我好过,那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

此外,十八大后,邓为民仍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出入会所、高档酒店是家常便饭,逢年过节收受礼品礼金更是不在话下,他手里持有的VIP贵宾卡几乎涵盖了锦州所有的高档娱乐消费场所,其家里也堆满了各种高档烟酒”。

邓为民自述:在全区的干部大会上,我反复要求大家要遵守八项规定,但当我讲这些话时,内心是矛盾的,底气是不足的。因为自己私下里依然偷偷摸摸地接受着“哥们”“朋友”、老板的宴请,只是组织上不知情而已。

“他所有的包里,全是钱”

再看看邓为民违反廉洁纪律、群众纪律方面的问题。

《中国纪检监察报》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2015年12月24日,凌河区第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开幕式上,参会人员都已到齐,却独独不见区委书记。而这样的情景,已是邓为民的常态。

“行为之龌龊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员到底干了啥?

据官方披露,邓为民经常“消失”,有时十天半个月见不到人,还经常缺席应该由区委书记主持召开或区委书记应出席的重要会议,例如区委常委会。那么邓为民忙啥呢?

邓为民忙着“吃老板”。官方披露,项目审批、土地流转等有权力寻租空间的工作,才是邓为民乐于从事的工作,他的口头禅是“帮助投资企业排忧解难”。在帮企业“排忧解难”中,他获得“回报”1823万余元。

《中国纪检监察报》讲述了两个邓为民帮企业“排忧解难”的小故事。

故事一:2011年,锦州某公司与韩国某公司签约的一个项目落户在凌河区,邓为民给予该项目各种“关照”,事成之后,1000万元“好处费”就揣进他的腰包。

故事二:2015年,某房地产老板因开发手续问题找到邓为民。“这事也能办,但有难度,我得担风险。”邓为民暗示该老板,最后双方以16.2万美元“成交”。邓为民拿到了钱,该老板却迟迟没拿到手续。其后不久,邓为民又以买房为借口向该老板借款100万元。该老板手续没办妥,只好照办。事后,邓为民却“忘了”还钱。

“书房所有的抽屉里,衣服的兜里,他所有的包里,全是钱!”调查人员称,“从他这一处住宅里查出的各种现金、存折等,共计近4000万元。”

邓为民自述:“每逢年节或家中婚丧喜庆事宜,下属、同事、朋友、企事业单位领导、个体老板均以慰问、看望、拜年为名,送给我礼金、礼品、消费卡。面对这么多的东西,自己都搞不清楚是谁给的”。

造成近1亿元国家经济损失

《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了邓为民的落马细节,暴露出其违反工作纪律方面的问题。

2015年,国家审计署沈阳特派办审计了锦州市凌河区政府的一个土地出让项目,由此炸开了邓为民违纪“冰山”的一角。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