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南宋年间的一个“吃人知州”

2017-07-14 15:51知历史->古代史

这天傍晚,某甲又来到这户人家的门口,见小孩独自一个人在大树下玩儿,便故伎重演,用小食品诱惑他,跟自己到了一个僻静无人之处,“褫剥衣饰殆尽”,然后卡住小孩子的咽喉,将他活活掐死,将尸体扔到一口枯井中!

孩子的父母“寻觅无路,尽夜悲啼”,虽然有不少人怀疑某甲就是拐带并杀害孩子的凶手,但无凭无据,谁也拿他没办法,而某甲凭着典当孩子的首饰,换来银子做本钱,不断扩大生意,没几年时间“家亦骤富”。他自己的妻子给他生了个儿子,慢慢长到了四五岁,看上去相貌很有些像那个大户人家遇害的孩子,某甲心里有鬼,有些忐忑,不敢直视孩子的眼睛,平时与孩子接触也加倍小心,时间一长倒也没见到发生什么怪事。

这年夏天的一个晚上,暑热难当,某甲在家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将凉席和枕头拿到户外,“当风而卧”。他的儿子调皮,把盘发髻的银簪拿出来,轻轻地在他的胸口刺弄,某甲“方眠熟大鼾,不知也”,睡梦中感觉到胸口刺痒,以为是蚊子在叮咬自己,抡起大巴掌狠狠一拍,银簪像被锤子凿了一下,直直地插入了他的心口,某甲惨叫几声,一命归西!

时人都觉得某甲之死真是离奇,而那些多年来一直怀疑他是杀童凶手的人们,则说这是不折不扣的“现世报”。

三、冤魂告状报仇雪恨

不过若说起故事的诡奇,《狯园》中记载的另一桩案件,远胜卖油翁杀童。

安庆府有个人英年早逝,留下一大笔遗产给了老婆和尚在襁褓的孩子,这个人的弟弟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平日里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蜂目豺声,颇惊视听”,他早就把分家时自己那份家产败光了,现在琢磨着只要把侄子害死,按照血缘关系,哥哥家的财产就该轮到自己继承了。

于是,这人来到嫂子家,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我过去做过很多坏事,但哥哥的死把我唤醒了,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我只剩下您和小侄子两位亲人,我一定痛改前非,把小侄子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顾,竭尽全力抚养他!”嫂嫂一听也不免悲从中来,掩面泪流道:“叔叔有这个心,你哥哥黄泉有知,一定十分欣慰。”

自此,这个小叔子一副改头换面、重新做人的模样,小孩子渐渐长大,不知不觉六年过去了。这天,小叔子声称到河边去凿一条木船,侄子嚷嚷着也要去,嫂子不放心,便跟着他们一起来到河边。“叔于侧近河头造船……小儿拾得零星木屑还价,戏盖小房”。这么连续四五天,都是小叔子造船,小孩子捡来碎木头回家搭积木,嫂子也就放下了心,不再跟着。

偏偏这一天,小孩子一早就跟叔叔外出,到了中午还不回来,当妈的放心不下,便去河边寻找,见小叔子正拿着锤子凿子叮叮当当地忙木工活,全不见儿子的影子,便问下落,小叔子说孩子捡了些木块就回去了啊,这一下当妈的可着了急,沿路仔细寻找,终于在一处乱草丛中发现了孩子的尸体,“斧劈其脑,仆于途矣”!

官府受理了此案,调查了很久,虽然怀疑到是小孩子的叔父为了谋夺家产,杀害其侄,但无凭无据,不能随便抓人。这一日,主审官恰要到文庙去祭祀,早早起床叫家人准备饮食,“灯烛之下,忽有一小儿跪于案前称冤,流血被面”,看上去正是被斧头劈裂了头颅所致,主审官心知这是冤魂前来讨还公道,便问他“是某氏儿耶”?小儿应曰“然”!主审官又问“是汝叔谋害乎”?小孩子应曰“叔也”!主审官“点首诺之”,答应帮他报仇雪恨,冤魂这才消失不见了。

去文庙祭祀完毕,主审官在官衙升堂,“即召叔对簿”,刚开始那个杀害侄子的凶手还嘴硬,坚决不肯认罪,后来主审官把早晨小儿鬼魂申冤之事一说,吓得他魂飞魄散,瘫软在地,“具服其辜”……

不久后的一天,主审官“早起独坐,又见此小儿来谢,视其面已无血矣”!

这则故事如果是“真事儿”,那么笔者几乎可以肯定,又是一件“官弄鬼以吓人”的案例,主审官通过虚构的“冤魂现身”,达到了让罪犯认罪吐实的目的,不然的话,只要孩子被杀就会有日本电影《咒怨》中的情形出现,那么恐怕林千之家里早就挤满了“俊雄”,断不能让他悠游林泉得以善终。

责编:陈亚楠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