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香艳萧皇后侍寝六位君王之谜(2)

2016-02-22 15:54知历史->古代史

在这危急关头,一直躲在门外偷听的杨广知道事情不妙,立即和自己的智囊团商量对策,一面将代皇帝拟诏的柳述、元严道逮捕入狱一面派派左庶子张衡到仁寿宫去谋害文帝,一面派人招废太子杨勇父子入京,以皇帝的名义赐死。事毕后,父皇新丧的杨广就在宣华夫人宫中度过了消魂的一宿。

第二天为文帝举哀发丧完毕,杨广换上冕服即位,即历史上最荒淫无道的隋炀帝。萧妃自然升为皇后,“母仪天下”成为事实。这时杨广三十六岁,萧皇后二十四岁。短短十几年间,杨广便将其父杨坚苦心经营数十年的大隋帝国折腾得摇摇欲坠。

隋炀帝觊觎已久的皇位终于到手,彻底露出了贪欢好色的本来面目。炀帝自登宝位,退朝之后,即往宣华宫,恣意交欢,任情取乐,足足半月有余。而当初萧后在东宫的时候,两个人朝夕不离,极相恩爱。而今立了皇后,反而连个面也见不着了。萧后开始以为他刚死了父亲,自己一个人独自守丧。后来打听得知,原来他夜夜在宣华夫人的宫里淫荡。萧皇后不觉大怒:“才做皇帝,便如此淫乱,将来作何底止?”于是便以将他父亲刚死就淫父亲的妃子的事情曝光相威胁,逼迫隋炀帝将宣华搬到宫外,希望以此逼迫他收敛自己的行为。

自从宣华夫人离开后,隋炀帝终日如醉如痴,长吁短叹。眼里梦里,茶里饭里,都是宣华。萧皇后见此情景,知道采取这种强行隔离政策并不能换回隋炀帝的真心,反而可能给自己招来祸患。为了自己着想,不如索性成全他们。“炀帝大喜,那里还等得几时,随差一个中宫,飞马去诏宣华”。

难辞炀帝执着之情,宣华夫人重施脂粉,再画娥眉,乘坐炀帝派来的七香车再入宫来。“自此炀帝与宣华,朝欢暮乐,比前更觉亲热。未及半年,何知圆月不常,名花易谢,红颜命薄,一病而殂。炀帝哭了几场,命有司厚礼安葬。终日痴痴迷迷,愁眉泪眼”。看到隋炀帝这个样子,萧皇后彻底灰了心,从此不再做恶人,处处顺遂隋炀帝的意思。两个人从此夫唱妇随,狼狈为奸。杨广花花点子多,萧皇后还能帮他更上层楼,大隋的江山在他们的手中变成了吃喝玩乐的工具,从此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看到隋炀帝对宣华夫人难以割舍,萧皇后怕夫君伤心过度,便劝丈夫在宫里挑可心的美人,填补宣华夫人留下的空缺。当丈夫认为后宫姿色平庸没有出色美人的时候,萧皇后亲自出面帮夫君挑选美女,供隋炀帝享用。甚至为了讨丈夫的欢心,不惜自己“把宫袍卸下,重施朱粉,再点樱桃,把发鬓扯拥向前,改作苏妆。头上插着龙凤钗,三颗明珠,滴垂挂面,换一套艳丽的宫娥衣服”,扮作宫女,一博隋炀帝一笑。那“萧后改妆,驾到宫门,就停车细步,装着婀娜娉婷,走进丹墀,离殿上前有一箭之地。炀帝举目往下一看,果然有人拥一位女子,态度幽娴,轻尘夺目,一步步缓缓的走进殿来,俯伏在地”,萧后的举动引得炀帝不禁龙颜大悦。

当宫里的女人隋炀帝都看烦了的时候,萧后提醒隋炀帝应该把眼睛向外,在全国范围内挑选美女。使杨广对妇女的祸害更加扩大,百姓更加怨声载道。她说:“妾想宫中虽无,天下尽有,陛下既为天下之主,何不差人各处去选,怕没有比宣华强十倍的,何苦这般烦恼?”恨不得挑尽全国美人供杨广受用,其甘心为虎作伥的行为令人发指。她还积极给隋炀帝出主意想办法,拉拢大臣为炀帝选美充实后宫。在她的积极纵容下,隋炀帝下令:“选得著有赏,选不著有罚”,要各位选官“不许怠玩生事”。于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于京城内选起,大张皇榜。捉媒供报,京城内闹得沸翻。”

既然皇后如此地善解人意,炀帝事事就要与皇后商量,无论到什么地方,都要带上萧皇后,这皇后俨然成了炀帝的心腹。一天晚上,炀帝又与萧后商议,道:“朕想古来帝王俱有离宫别馆,以为行乐之地,朕今当此富强,若不及时行乐,徒使江山笑人。朕想洛阳乃天下之中,何不改为东京,造一所显仁宫以朝四方,逍遥游乐?”只有美人没有宫殿岂不辜负了美人,也辜负了自己皇帝这个称号?百姓不重要,及时行乐才最重要。夫妻两个计议已定,随宣了两个佞臣:宇文恺、封德彝,当面要他二人董理其事。什么时候都不缺乏溜须拍马之徒。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这两个家伙为了讨皇帝的喜欢,玩空心思向炀帝拍马买好。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这笔钱自有百姓掏腰包。给皇帝当差,谁敢不恭敬对待?到处好吃好喝好招待不说,自己也能大赚一笔,何乐而不为?炀帝对他们的主意大为欣赏,“遂传旨敕宇文恺、封德彝荣造显仁宫于洛阳。凡大江以南,五岭以北,各样材料,俱听凭选用,不得违误。其匠作工费,除江都东都,现在兴役地方外,着每省府、每州县出银三千两,催征起解,赴洛阳协济。二人领旨出去,即便起程往洛,分头做事。真个弄得四方骚动,万姓遭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