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那些你不知道的历史故事-zhils.com

揭秘史上第一恶魔皇帝刘子业的重口味人生

2016-02-20 02:22知历史->古代史

东晋时代,政治十分腐败和昏暗。义熙十四年(公元419年)底,刘裕缢死了晋安帝司马德宗,改立司马德宗的弟弟司马德文为帝,一年半后,刘裕又迫使司马德文禅位给自己。晋元熙二年(420)六月,刘裕正式称帝,国号为宋,改元永初,定都建康,史称宋武帝。武帝刘裕只做了两年皇帝,便驾崩了。不过,他的儿子宋文帝刘义隆在父亲的基础上,继续推行了一些有利于人民的统治政策,终于出现了南北朝历史上第一个小康局面——元嘉之治。

如果南朝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强势,那么北伐灭了北魏统一中国,是件并不困难的事情,但是事情在后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先是,元嘉三十年(公元454年),宋文帝刘义隆被他的长子刘劭所杀,不久刘劭又被其三弟刘骏所杀,刘骏即位,为孝武帝。当时民间有歌谣说:“遥望建康城,小江逆流萦,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

刘氏家族为了皇位的连番血战,其实只是为了历史上一个超级的变态狂的登场,做了一个血色的铺垫而已。

一个人将走进历史的舞台,这个人绝对是人类史上,独一无二的恶魔。

刘子业即位

宋孝武帝刘骏于公元464年驾崩,他的嫡长子刘子业即位,年号永光,刘子业即位时年仅十六岁。

对于这位仁兄,历史上有两本书清清楚楚地记载了其事迹,一本是梁朝沈约编著的二十四史之一的《宋书》,另一本是《资治通鉴》。

历史记载中的刘子业,如果可以找出对他有稍许褒义的词句的话,只有《宋书》上记载的一句“帝少好讲书,颇识古事,自造《世祖诔》及杂篇章,往往有辞采。”

至于别的方面,史书对他再无其他可以称道的地方,刘子业只在位一年不到,却留下了一段非常令人恶心,作呕和愤怒的历史记载。

刘子业即位后,尚书蔡兴宗亲手捧着玺绶交给了刘子业。

在一般情况下,新任皇帝一定会跪在地上,大大悲痛一番,感叹老爹为什么这么早死,留下儿子尚不可处理这么多、这么难的国家事务,最后痛苦地大哭一场了事。

别管真的假的,过场应该是这样的,况且死得那个可是亲爹,不是后爹。

可是刘子业可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刘骏对这个儿子管教极严,动不动就骂他,而且还打他,这让刘子业的心中恨透了这个老子。

所以,当刘子业接过玉玺后,脸上竟然拂过了一丝喜悦之情,大臣们看在眼里都很气愤,死了老爹,这位新主竟然毫不悲伤(《宋书》:“悖然无哀容”)。

可是大臣们的担忧显然是多余的,因为他们很快就知道了这位新主子的脾气,根本没有时间为别人的事而感到气愤,因为自己的命保得住保不住都是未知数。

刘子业除了不喜欢他的父亲外,其实他也很不喜欢大臣,这些大臣在他的眼中,就好像是他小时候玩的娃娃,把娃娃的眼睛捅个石窟窿,再把他们撕成八块他才高兴呢。

所以,刘子业对待大臣们的杀戮开始了,《宋书》:“始犹难诸大臣及戴法兴等,既杀法兴,诸大臣莫不震慑……时帝凶悖日甚,诛杀相继,内外百司,不保首领。”

整个南朝宋的政治体系中的无论是多么重要的政府部门,只要你做官,就有可能被杀,杀不杀你完全不是因为你有没有罪,受贿不受贿,而是皇帝今天看你顺不顺眼,如果刘子业看你不顺眼就一刀咔嚓了了事。

这是怎样的一种场景,官员们整天提心吊胆地去上班,不知道哪天皇帝就会拿自己开刀。就算称病呆在家里,也仍然不能够摆脱死亡的命运,因为皇帝的记性不错,很有可能将你从家里掏出来,然后再咔嚓了。

所以,在刘子业当朝是没什么人愿意当公务员的,因为在那时,公务员实在是个高危职业。

对待父王不敬也就罢了,对待大臣们狠毒也就罢了,刘子业竟然连自己的几位先祖也不放在眼里。

一日,刘子业抽风了,从来不来祖庙祭祀的他,竟然一时兴起跑到了祖庙来。

他看到了祖庙中,竟然没有历代先王的绘像,便叫来了画师,让他们把高祖等人的遗容都画下来然后挂在祖庙里。

跟随的大臣和妃子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都认为这太不可思议,一向不孝的刘子业怎么突然对祖宗感兴趣了,还要为他们画像。

可是,大臣们不知道,刘子业给祖宗画像实际是为了侮辱他们。

待画工绘毕,刘子业入庙亲览,他看到几位先祖的画像,一一做了点评。

首先,他先走到了宋武帝刘裕的画像前,说道:“他算是个大英雄,能活擒数天子!”(《资治通鉴》:“渠大英雄,生擒数天子。”)

接着刘子业又走到爷爷刘义隆面前:“你干的也不差,只可惜到了晚年,被儿子砍了脑袋!”(渠亦不恶,但末年不免儿斫去头。)

听完这两句,大臣们不住摇头,虽然刘子业所说不差,但是这样评价自己的祖先,似乎也太不敬了。可是别着急,更有意思的事情还在后边呢。

他走到了自己的父亲的画像前,嘿嘿的一阵坏笑,然后质问画师:“这老头是个酒齄鼻子,为什么不画上。”

一般给帝王绘制画像的画师都是把皇帝往好处画,难看的画成好看,有点啥缺陷的予以删去,所以历代皇帝画像无不英明神武。

可是,刘子业竟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别说大臣们,就连画师们也听得一头雾水,哪有把先祖的缺点都画出来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稿,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